Louis Vuitton N61739 Damier Ebene Canvas Macao Clutch Ebene louis vuitton outlet Louis Vuitton Naturl Snow Silk Scarf Pure White 201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故事>正文
北费城,北费城
摄影师眼中的荒废之城
     2014-12-09 作者:袁伯乐 来源:海华都市网 打印 分享
摘要:常拍中国的美国摄影师Daniel Traub如今把镜头对准了家乡,记录北费城的炎凉春秋。


(Daniel Traub 作品 《North Philadelphia》)

很多在费城的中国人都遏制不住想要把费城的“费”字替换成“废”——这可不是戏谑,因为你若是看过北费城以后,便知道这毫不为过。

试想这么一条自驾车“观光”线路:从庄严肃穆的费城市政厅出发,沿南北干线N. Broad 大街向北,走到不想走为止。中途遇到Girard大道、Ridge大道、Lehigh大道和Germantown大道都可以转进去瞧一瞧,每条路都能带你看到殖民地时代的历史名胜和旧工业时代宏伟的工厂。留意到那些红砖砌成、四角有碉楼的建筑了吗(学名叫作“维多利亚式建筑”)?那些都是大约一百年以前费城商贾的大宅。每座大宅的主人都至少在北费城拥有一栋纺织厂、印染厂或是酿酒厂。在工业时代初期,他们创造的产品通过特拉华港销往世界,给费城带来“世界工坊(Workshop of the World)”的美名。

历史的辉煌太久远,所以我们点到为止。近代美国人对北费最深刻的印象是它的“废”——街上废弃的店铺,路上废置的垃圾,还有在地铁口边颓废的游手好闲之徒。因为主要居民都是非洲裔美国人,所以在这附近上学的中国留学生都管它叫“黑人区”。当它出现在电视新闻里时,往往都伴着漆黑夜幕下令人目眩的警灯。对于外人来说,这里处处散发着“此地不宜久留”的气息;对于住在这里的人来说,毒品、子弹和付不起的账单如同郊野里遇到的饿狼,随时想趁你不注意就扑咬上来。

“我认识一个房东,只收400美元的房租,特别特别安全!唯一的问题就是旁边有个毒贩的窝——这没啥的,因为你在外面根本看不出来,真的!”当我在位于北费城的天普大学上学的时候,一个热心的同学这样给我介绍住所。

“你在天普上学?那你出门可得带着家伙,”一个没在当班的老警察告诉我。他说完这句话就撩起上衣一角,露出腰带里别着的银色柯尔特手枪。

这样的北费城,和它辉煌的历史只隔了几十年,和它繁荣的邻居只隔了几条街。

×××

就是这样强烈的反差,让摄影师Daniel Traub有了创作的冲动。在他最近出版的摄影集《North Philadelphia》中,他提到自己在拍摄北费的时候有这么一段经历:

“两个年轻人对我说,给我们搞张照片,不然我们搞走你的相机。”

Traub乖乖就范了。印出来的照片上,出现了一个内敛的男孩和他诺诺逼人的同伴。两种可谓“典型”的黑人青少年,代表着北费的两种态度:在这里长大,要么闭上嘴承受,要么抬起头索取。


Daniel Traub 拍摄的北费城。

×××

在2008年开始拍摄北费城之前,Daniel Traub的镜头里不乏有黑人的身影。

这位样貌斯文的摄影师有一半的高加索血统,一半的中国血统。他的母亲是大名鼎鼎的费城艺术家叶蕾蕾,叔父Charles H. Traub则是带他走上摄影之路的导师。八十年代中叶,还是高中生的Traub曾帮母亲在北费城Germantown大道两侧用镶嵌画和壁画修筑艺术社区,这个名为“怡乐忖(The Village of Arts and Humanities )”的项目一时成了拿艺术带动社区改造的范例。

“作为青少年,我天真地觉得塌毁的建筑可以重修,荒废的空间可以再用,而且,没准贫民区的不公也可以藉由艺术来得到表达与疏解,”他在《North Philadelphia》的后记中写道。

怡乐忖让叶蕾蕾走上了开展社区艺术的道路,也让Traub有机会接触更多的黑人社区。母子二人去了非洲的卢旺达和肯尼亚,母亲为种族屠杀的幸存者和战争难民修筑社区,儿子则时不时地把他看到的经历拍摄下来。对不幸之人充满人性关怀的叶蕾蕾教他们用砸碎的瓦片镶嵌出美丽的墙面,把内心的痛苦在画纸上表达。最终,儿子把母亲的故事做成纪录片《The Barefoot Artist (赤脚艺术家)》,并于去年发行。

九十年代,从摄影专业毕业的Traub前往中国,拍摄了大量转变中的中国城市。这段时间,他为《时代》、《新闻周刊》和《纽约时报杂志》拍过中国,也为PBS、美国国家地理频道制作过有关中国的纪录片。在1998年至2005年间进行的摄影项目《简体字(Simplified Characters)》里,他为西方观众展现了北京街头形形色色的中国人。这之后,他则用了两年的时间拍摄上海移民建筑工人的生活,透过几乎是一无所有的建设者之眼,帮世人冷静观看了摩天大厦拔地而起的过程。2010年开始,他更是以非常独特的方式拍摄了广州:这一次,他跟随中国“摄影师同行”——几个靠给路人拍照来讨生活的外来移民——近距离观察了在广州小北路活跃的非洲移民。


(Daniel Traub 作品《小北路》)

×××

2008年,在拍摄上海建筑工人的过程中,Traub想到了家乡费城。一边是中国城市化进程中新老社区的对比,一边是美国种族问题影响下的贫与富、黑与白的对比,Traub在大洋两岸找到了共鸣。

在北费城,Traub先是把目光聚焦在无数废弃的空地上。确实,如果想要表现北费城的社会衰退问题,空地是最好的拍摄对象。据费城市政府今年统计,大概有8000栋民宅目前因为长期拖欠房产税而被政府收走并沦为无用之地。走在北费街头,几乎每一排民宅都有一两栋因为年久失修而被铲平,仿佛人被拔掉蛀牙后留下的空洞。Traub准确地记录了这些空地因为人的撤离而产生的变化,他把肆意疯长的爬山虎和摧枯拉朽的野树收纳在镜头中。

这之后,Traub又留意到了教堂。因为北费城每一个街区都有一两所教堂,而外表看似恒远的建筑里面,牧师与教派却流水一般地更迭。

最后,摄影师还把镜头对准了华人中餐外卖。在他眼中,中餐外卖店的业主们被非裔社区“憎恨”着,仿佛被队伍抛下的入侵者,随时准备回到家乡。他略带诙谐地写道,自己关注一切有关中国的东西,而这些华人外卖餐馆让他思绪万千。他的作品中甚至有一幅展示华人给逝者在路边供放的祭品:一个Monster饮料的量贩纸板盒不知被谁放在破碎的水泥地上,里面有用中餐馆一次性塑料汤桶盛放的菊花(不是华人常用的中国菊花,而是美国小雏菊)、清汤与米饭。除此之外,三炷燃着的香与还算新鲜的水果贡品表明祭祀之人离此地不远。

所有的一切都很清楚地点明了文化的交融与冲突。Traub没有拍摄除了祭品之外的景象——没有背景,没有人物——他只是想让祭品的细节表达其本身蕴含的故事。如果没有一定的中国文化背景,恐怕很少有摄影师会像他这样果断地表现如此单一的影像。

在这本无字影集中,肆意穿插其中的是Traub为北费居民拍摄的人像。诚然,这些拍摄对象无一例外的是非洲裔。Traub用他细腻的拍摄手法让他们的形象自然地流于相纸之上。每一幅人像背后,仿佛都有一个像本文开头提到的独特遭遇——只是因为这是一本无字影集,我们无从听说,只能静静观看。


(Daniel Traub 拍摄的上海移民工人群落。)

关于《North Philadelphia》的更多信息可以在摄影师个人网站上获取:
http://www.danieltraub.net/PUBLICATIONS/1/

 

北费城摄影Daniel Traub
(责任编辑:海华都市网)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更多故事
请遵守相关的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都市 City

Copyright©2007-2015MetroChines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