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uis Vuitton N61739 Damier Ebene Canvas Macao Clutch Ebene louis vuitton outlet Louis Vuitton Naturl Snow Silk Scarf Pure White 201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故事>正文
美国军队里的中国大兵
在美国当兵是怎样一种体验
     2014-11-22 作者:袁伯乐 来源:海华都市网 打印 分享
摘要:1954年,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将标志一战的11月11日定为老兵节(Veterans Day)。鉴于华人社区对这个日子的相对陌生,让我们不妨从个人故事和客观数据中了解一下真实的华裔美国大兵。



上周,宾州州立大学的陈逸忙坏了。他和几个伙伴在学校旁边选了一个不错的地址,准备开店向大学生卖面包、甜品和奶茶等。店铺已经买下来了,陈逸自己画了图纸,找了一家美国人开的公司搞设计,还交了上万美元的设计费,目前正在和装修公司打交道。他想,既然自己选择创业,那就要看得远一些,第一家店走上正轨了就到别的大学去,最终把这家店开成大学生和社会精英人士认可的连锁品牌。

在忙碌之中,陈逸与一个本该属于他的节日擦身而过。1111日,成千上万的美国退伍士兵带着部队荣誉和爱国心庆祝美国老兵节(Veterans Day),而曾经率属于美国陆军第556信号连(556th Signal Theater Maintenance Company)的陈逸说:“我好像没有过老兵节的习惯。”

今年27岁的陈逸在“9/11”之后随父母从福建移民美国。在别的高中生忙着申请大学的时候,为没学费发愁的他跑去了征兵处。三年的时间里,他成了美国大兵,见识了世界上最先进的武装力量,还入侵了伊拉克。

 (伊拉克战场上,陈逸与前来慰军的副总统拜登握手。)

2006年,在马里兰州读高中的陈逸面临两个选择,要么到父母工作的餐馆帮忙,以此交换父母对他上大学的资助;要么自己想办法挣够上大学的学费。陈逸基本上是看着父母在厨房起早贪黑长大的,如果自己有选择,他确实不想和父母一样去经营餐馆。

这时候,一个同是华人的朋友告诉他,自己要去考西点军校,到部队去拼出个未来。美军资助士兵读大学,当兵的履历也对今后的个人发展有帮助。陈逸心动了:为什么不让部队供自己上大学?

当时伊拉克战争已经打响,美军兵源短缺,陈逸只和征兵官见面三次就被同意入伍了。

在美国当兵,都要先经过9-10周的基础军事训练,然后再分配不同的职责。美军内部职责细分明显,说是“参军”,其实每个人参与的工作可以有很大的差异。同一个作战单位,有拿枪打仗的步兵,也有几乎从来不用子弹的后方情报人员。

基础训练之后,陈逸选择接受了发电机机械师的特长训练。用他的话说,就是“步兵训练更简单,但是出来工作比较局限,很多都只能当保安或者警察;学过机电,出来工作更广泛一些。”

人们参军的理由有很多。有的人像陈逸一样为了个人发展而参军,有的人则想要通过参军向人证明:不论肤色如何,自己是个地地道道美国人。

目前费城市议会唯一一名拥有从军经历的议员David Oh便是如此。Oh的父亲来自韩国,法学院毕业后,他辞去了在地方检察官办公室的工作,到国民警卫队接受特种部队训练。

“(我从军)理由有很多,”Oh通过电话告诉我。“作为亚裔美国人,我生在费城,父亲是移民。我当时觉得做一些符合国家利益的事情对我是有益的;同时,军事训练也教给我很多东西。”

Oh说,当了兵以后,没有美国人再把自己当外国人了,自己的子女也就不用再面对相同的身份问题。







(近三年亚裔人口在美国陆军的比例。数据来源:陆军媒体关系处)

 

自从1775年的列克星顿的第一枪打响之后,就有移民为美利坚作战。从南北战争到两次世界大战,再到后来的朝鲜战争、越南战争、海湾战争及反恐战争,都有移民和美国公民并肩作战的身影。

军队对于移民的准入度在近代有收紧的趋势。一般来说,非公民入伍只能充当士兵,稍高等级的准尉(warrant officer)和再高一级的军官(officer)只能由公民担当。“9/11”之后,为了防止敌对势力渗透,联邦法律开始禁止没有绿卡的移民参军。

华人当兵在美国确实是一件稀罕事。由于美军不对士兵具体族群(ethnicity)进行统计,所以我们无法获知有多华人曾经、或者正在美军服役。据陆军媒体关系部向海华都市报提供的数据,2013财年,美国陆军总计52.8万人,其中亚裔将士仅占4%(这个数据近三年一直保持不变)。历史上,美军出过几乎全部由华裔美国人组成的空军第987信号连,二战期间也有过全部由日裔组成的连队。

亚裔参军的情况在近年来有所好转,其中一个原因是军方对于移民人才的需求。从军方的角度出发,和本土美国人相比,移民具有战略性的语言优势,而且移民群体也不乏有想在美国当兵之士。然而,自2013年起,奥巴马政府与共和党掌控的国会在移民问题上陷入僵局,军方发现很难依靠当前的政策来补充移民兵源。

这个时候,军方有人发现了法律里有这么一条写着:“无法符合正常标准的个人可以自愿入伍,只要这一征募对于国家利益来说至关重要。” 短短这一句话让陆军大喜过望,随即便推出了“对国家利益至关重要的军队准入计划(Military Access Vital to the National Interest),”简称MAVNI计划。

简单来说,MAVNI允许一部分有语言特长的非永久居留移民破格入伍。所有持有非移民类签证的外国公民均有资格报名参加。据陆军提供的资料,该计划参与者可以在基础军事训练后(为期10周)便可申请成为公民。这样一来,军方可以快速让移民参加更高安保级别的行动。

MAVNI计划推出之后,引起了不少亚裔移民群体的注意。据美国国际广播电台报道,韩裔社区对此反响强烈,报名人数之多让陆军不得不暂时中止审核韩语使用者。在本文写就前,我们特地问询了陆军MAVNI项目的最新进展。

“从陆军的立场来讲,MAVNI计划目前处于暂停状态,而官方正在最后整理该计划候选人的审核条件,”陆军发言人韦恩·霍尔(Wayne Hall)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我期待这一计划在11月底重新向候选者开放。”

陈逸入伍时间比MAVNI推出要早得很多。当时,凭绿卡入伍的陈逸只能接受士兵训练,在军队也无法晋升到士官以上的级别。陈逸知道,退伍后军队可以帮自己快速成为公民,但是当时的他并没有对此考虑太多。

“我呢,从来没想过要在部队呆一辈子,”他说。 

 

位于亚利桑那州的陆军基地华楚卡堡(Fort Huachuca)是沙漠之中极难瞧出生机的一片营地,陈逸的556连就驻扎在这里。直到后来陆军渐渐开始向民众公开基地位置之后,这里才渐渐由了城镇的样子。

陈逸是556连里唯一一个中国人。当时如果他多打听一下,可能还会发现他的营里还有两三个同胞。但直到退伍,他也没记得在营里见过华人战友,反倒是“老美”和他混得最熟。

“中国人说的‘好男不当兵’,所以挺少见到中国大兵的,”陈逸说。“但是自己对这件事没有太多感觉,中国人见中国人不稀罕——最主要的是,当兵这件事并不代表你就不回家了;一年有30多天的假,每次回家都要去一趟唐人街,见中国人的机会多了。”

陈逸对军队的假期之多感到颇为吃惊。服役期间年假有30天,每个联邦假日都会放假。后来去了伊拉克他还发现,即使是在外征战的人,每年也可以回家。前一天还在伊拉克擦枪里的沙,后一天就到家里给圣诞树缠电灯了。

“这么看来,军队效率真的特别低,”陈逸说。

2012年,美国军队出现了一起亚裔士兵因受凌辱自杀的丑闻。当事人名叫陈宇晖(Danny Chen),是个纽约唐人街长大的台山移民后代。10月3日,在阿富汗坎大哈驻防的陈宇晖以一颗穿过头颅的子弹结束了自己19岁的生命。据事后调查,陈宇晖的连队盛行“教训新兵(hazing)”的活动。包括一名军官在内的八名战友看陈不顺眼,经常用带有种族主义歧视的语言侮辱他,还会让他做一些惩罚性的体力活动。此事引起社会对于亚裔参军的广泛讨论,最终以军事法庭开除涉案八人军籍作为结束。

此事发生时,陈逸早就如期结束军人生涯,开始在大学读书。陈宇晖的事情发生在他退伍之后,他也从未听说过此事。在我们的谈话里,他说军队里文化差异确实存在,从整体上看,中国人和从欧洲大陆来的移民后裔相比确实有很不一样的文化背景,因此容易受欺负。“但是,这个问题要看个体,”他说。

他说,军队文化比较往美国“主流”文化靠拢,自然少不了喜欢夜生活的“派对动物”。从中国长大的陈逸骨子里比较遵从中国式的生活方式,战友们隔三差五去一趟酒吧玩,他就挑一两次陪着凑个热闹。“偶尔玩一玩,他们起码还会知道你是他们这一派的,”陈逸说。大部分时间里,他还是在营地里,和一些想要安静的战友做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回首看当初的部队生活,陈逸并没有太觉得当兵和从事其他工作有多不同。自己当初选择入伍是为了未来考虑,而服役期间部队给他的待遇令人满意。拿军饷来说,他一开始是陆军最低一级的士兵,每月军饷是1300美元。退伍时晋升到四级士兵(Specialist),月薪变成了2000多美元,再加上部队收入免税这一事实,这样的待遇对于高中毕业生来说还算不错。

更令陈逸稍微得意的是陆军每个月还会给他额外300美元的语言人才补助。理论上来说,说中文的陈逸有可能会随时响应部队的翻译需求,但上级从来没有找他帮过忙。后来去了战场,每月固定收入就又增加了1000美元的补贴。据他说,最后各项收入凑起来有4000美元之多了。


(陈逸在伊拉克塞克斯堡基地。)

2008年,556连被派遣到伊拉克北部的塞克斯堡(Fort Sykes)前线基地。出征前,陈逸觉得自己“还真有点怕”。

在伊拉克战争后期,敌对势力的路边自制炸弹(IED)给美国士兵造成了不少伤亡。陈逸也和炸弹有过近达50米的接触。他说,当时作为士兵的本能反应让他立刻匍匐,事后毫发无损。

“做军人,打仗之前怕,一上战场就身临其境了,”他说。“一心只想怎么活下来就好了。”

作为发电机机械师,陈逸的主要职责是负责美军营地的通电。新营地搭帐篷的时候,他去布置一下发电机;战友需要用电脑了,他去帮忙接一下电线。虽然是在战区,但是像556连这样的单位是用不到开枪的。陈逸说,自己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直升机上度过的。哪里有需求,工兵们就到哪里去帮忙。

有一天晚上,陈逸坐上黑鹰直升机,准备像往常一样执行任务。直升机起飞后不到10分钟,机组告诉他地面上有敌人向他们的飞机开火,黑鹰机枪手告诉他不用慌张,然后开始还击。陈逸向舱外望去,星星点点的枪火在漆黑一片的大地上闪烁。

陈逸想,去伊拉克,就是一场旅游。

 

 

 

 

 

 

亚裔参军留学生
(责任编辑:海华都市网)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更多故事
请遵守相关的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都市 City

Copyright©2007-2015MetroChines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