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uis Vuitton N61739 Damier Ebene Canvas Macao Clutch Ebene louis vuitton outlet Louis Vuitton Naturl Snow Silk Scarf Pure White 201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故事>正文
听见心跳,再按快门
专访“四光圈”华人摄影大师
     2014-11-18 作者:唐丹羽 来源:海华都市网 打印 分享
摘要:想知道那些雄伟壮阔的大山大河是如何拍摄的吗?一起看看超牛华人摄影团体“四光圈”的绝妙经历吧!


(“四光圈”摄影师阿刘作品《绝美纽芬兰》)

在加拿大最东边的纽芬兰岛上,有座吸引着无数探险家和摄影师的国家公园——Gros Morne National Park,这一片山河勾勒出一幅从海洋盆地到大陆平原的地质演变全景。风光摄影师阿刘带着远足装备与摄影器材再一次踏上了这片土地。
 
阿刘选择的拍摄点,用他的话说,仅需6小时的跋涉。出发前,阿刘便制定了两套方案:空中有云,便只拍日出与日落,间隔的时间里返回半山腰的营地休息;空中无云,便在拍摄点安营扎寨拍星轨。他的想法在多数探险家和摄影师眼里是不可思议的,拍摄点的满地坚石与脚边的万丈深渊让多数人放弃露营的想法。但就像阿刘所说,摄影对他而言是艺术的承载体,带着这满腔热血,阿刘坚持着自己的想法。
 
阿刘到达的那天傍晚,空中出现了浓云。按计划他开始为拍摄日落寻找最佳取景位置。山风呼啸着吹动这片山野的每个生灵,阿刘的最佳取景位置竟然选在了悬崖边,寒冷的气温让他的双腿开始抽筋,他只好颤抖着双腿半靠在身后的石头上,手持三脚架将相机尽量往前推,娴熟的盲拍数张照片,将登山杖插在这一位置留做记号,结束了日落的摄影。
 
天色渐暗,阿刘步履匆匆地走在通往山下的唯一小径上。一切看似顺利的进行着,阿刘却在这时发现了小径尽头的黑影,定睛一看,是一只成年驼鹿带着它的孩子于路中央,不进不退,瞪着阿刘。有着野外生存经验的他暗自捏了把冷汗,对人类而言,那个季节的驼鹿比野熊的攻击性还强二倍,他悄悄关掉自己的头灯,潜进身旁的草丛中。长时间的等待后,驼鹿带着孩子离开了小径。
 
此时天已全黑,阿刘回到营地,摸黑支好帐篷,突然发现附近再次出现一个黑影,“我还以为见着鬼了!”阿刘看出来者是个人后玩笑道。这位陌生人在一旁也支起了帐篷,两人开始交谈,阿刘也了解了来者仅是个背包客并非摄影师。相谈甚欢的二人平安度过了一夜。
 
次日破晓,阿刘再次赶往前一天的拍摄地。通往山顶的小径上再次出现了驼鹿,“我老远就看到了,还是那只moose,带着小宝,又站那了!”阿刘事后无奈的说道。这一次的僵持长达半小时,空中云团逐渐散去,拍摄日出的最佳时期已经错过。“放弃一根登山杖,还是保命要紧。”阿刘坦然诙谐地说道。
尽管留有遗憾,但这一次的出行仍让阿刘收获了一张美片,他将这个作品命名为《绝美纽芬兰》,作品后的“绝妙”经历也被大家广为流传。
 
阿刘是华人北美摄影师团体“四光圈”的成员。“四光圈”(4Aperture)由九位海外华人摄影高手组成,他们在国际摄影大赛中屡获殊荣,作品被多个专业刊物及杂志采用。11月8日这天,费城地区的时光摄影沙龙(Time-Light Art Group)请来了“四光圈”里的四位摄影大师与摄影爱好者们传道、授业、解惑。

 

(”相聚费城“与大师对话系列讲座现场。图为午餐时间,摄影师杰夫正在为大家答疑。萧燕 摄)


云漫(左三)、阿刘(左四)、范博(右二)、杰夫(右一)四位摄影大师与时光文艺沙龙的谭琳(右三)、萧燕(左二)、余波(左一)合影


(讲座现场,认真听讲的学员们。时光文艺沙龙供稿)

 
 
(“四光圈”摄影师杰夫拍摄的东非大草原)
 
用心感受镜头前的世界
在地球的另一端,也有一片静谧的天堂吸引着无数摄影师,这便是东非大草原。旱季来临,草原上的金色植物如麦浪般涌动。日出时分,地平线上逐渐出现的光照耀着大地,这片食草动物们赖以生存的金色草原就像一张天然反光板,辉映着万丈光芒。草原上的动物们开始了新的一天。“一切都有种让你透不过气的美,”“四光圈”摄影师杰夫感叹道。
 
今年8月,杰夫第四次进入非洲拍摄。如今,杰夫已经计划于明年2月和8月再次前往非洲。并希望到2020年,有20次的非洲行经历。
 
“去的次数越多,就觉得可以拍摄的东西越多。一开始就拍动物,后来发现风光,人文都可以拍,而且随着拍摄次数的增加,对动物的习性,地理环境的了解,让你拍到的风光也很美,”杰夫兴奋的述说着非洲给予他的感触,“非洲就像一座金库一样。”
 
“在野外拍狮子时,我们人在车上,狮子距离我们一米五远。见到野生狮子你就知道了,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不用解释你就知道,这东西没那么可怕。它们不袭击人,不吃人,因为人有穿衣服,它一口下去吃不到肉,所以它们看都不想看你一下,对你一点兴趣没有。而且在长久的进化过程中,狮子等野生动物已经把人当成他们不喜欢的一个元素,更不作为食物来源,”杰夫认真地说道。
 
多次的非洲行,让杰夫对那片草原更加熟悉。随着对动物习性的熟知,地理环境的了解,风光摄影再一次列进了杰夫的拍摄计划中。除了风光摄影,杰夫还为慈善机构拍摄非洲人文宣传片。
 
在非洲的野外拍摄行程里,杰夫一行决定在最后的三天住到原始的马赛村,没电,没水,没厕所的生活环境,他们带着6瓶水,一个相机,一个镜头记录那里的一切,用心感受那个远离城市喧嚣的村落。


 

(“四光圈”摄影师云漫(胡亦鸣)作品《The Sands of Time》)
 

好设备却拍出平庸照
在此次讲座的前一天,包括杰夫,阿刘在内的大师们和宾州的鸟帮(业余鸟类摄影师组织)成员一同外拍,切磋技艺。拍摄现场,一群摄影师一字排开,三脚架上架着高端相机,但是否每个人都能拍出优秀的照片呢?
 
多数人喜欢听着专业摄影师们的故事,感叹欣赏他们的作品。
 
但在几位摄影大师看来,仅仅只是欣赏他人的作品和拥有昂贵器材,是远远不够的。
 
“四光圈”之一的摄影师云漫(本名胡亦鸣)有着自己的见解:“华人圈里的好照片不多,但是你看看他们的单反设备,总是比大多数的美国人好。”
 
杰夫对此表示赞同:“华人强调器材,强调技术,艺术眼光差。老美相反,器材不是最主要,视觉冲击是最主要的。”
 
阿刘更是直言道:“对于器材的研究,成天在那想:我是买D810啊,还是D4S,5D Mark3,你当然可以这么做,但做个几个月就很失败了,只能说,你不是一个搞摄影的人,你是一个搞摄影器材的人,这也并不是什么坏事,只不过,你不要再说自己是个摄影师。”
 
同样来自“四光圈”的范博则打了个比方:“拍鸟,如果鸟的神态呆板,好的设备把每根羽毛都拍的很清晰,不过一只呆鸟怎么拍,出片还是呆鸟,”范博想了想,继续道:“再比如,有一个画家绘画特别好,大家都在关心画家用的是什么笔,什么颜料,而不关心画家的创作过程,这就是本末倒置。”
 
 
 
(“四光圈”摄影师范博作品《Morning Reflection》)

用哪种镜头好呢?——人头
在很多摄影入门者眼中,一张好照片与器材有着息息相关的联系。因此,越来越多的初学者总会问出几个问题:我应该买哪种相机好啊?哪种镜头好用呢?
四位大师对此的看法有着惊人的一致:用人头最好。
 
在云漫外出采风的日子里,并不是带着相机随手就拍。镜头远比不过人头,而所谓人头指的是人的思考与判断。
 
云漫来到一个风景名胜区,第一件事是看看当地的明信片,明信片有的取景,云漫就打算在接下来的拍摄中尽量避免。后来,随着网络时代的到来,云漫也会在出发前,通过网络搜寻相关的照片,“对于摄影师而言,拍出的照片被人感觉有明信片的味道,这是种耻辱,”云漫说。
 
在对当地的常规取景处有一定了解后,云漫开始驱车踩点,寻找自己独特的视角。“如果我要拍第二天的日出,一定不会在日出时才开始准备拍照。我一定是在前一天就定好拍摄点,预想第二天日出时的情景,刚开始会带上相机,通过镜头看看效果。后来随着拍照次数的增加,通过眼睛便能大概知道拍出的效果。”
云漫所做的准备和构想远不止这些,查好日出的时间,云漫一定会提前40分钟到达拍摄点,架好三脚架,调好相机参数。在外人看来,日出的短暂时光里,云漫总能熟练轻松的拍出构图缜密、富有创意的好片子。熟不知,任何一张好片子都是需要经过长时间的揣摩。
 
云漫的这一做法与他的性格有着很大的关联。他在80年代便来美留学,在美期间,云漫不小心丢失了自己花大价钱买下的相机,这在当时是个很大的损失。之后的几年里,由于课业与生存带来的双重压力,云漫并未就此买入第二台相机,取而代之的则是开始利用课余时间研究摄影理论,大量的理论知识让云漫对摄影有了全面的了解,夯实的基础让云漫拿起相机实践时,总能得到大家的称赞。
 
在理论学习方面,范博也有着相似的经历,7年前的范博在芝加哥选修了摄影课程,两年的学习让他对摄影有了深刻的认识,也让他在往后的拍摄中逐渐形成了自己的风格。大多数人看了范博的照片,都能感受到那山与水间的灵动之美。如今,范博也是芝加哥地区摄影协会的顾问和世界最顶级摄影画廊之一1x.com的编辑。
 
 
(“四光圈”摄影师范博作品《Frozen Passage》)

视觉语言诉说的那一股冲击力
虽然“四光圈”里的这四位大师都以风光摄影为题材,所到之处也包括那些被成千上万的摄影爱好者拍烂之处。
事实上,四位大师的作品有着迥然不同的风格。
阿刘的作品虽没有十分严谨的构图,但明亮的色彩、鲜明的对比度,总让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跃然纸上。范博的作品有着浓厚的艺术气息,灵动的画面总能让山水有了勃勃生机。云漫的作品则有着严谨的构图,细细品味可以发现很多细节,给予人遐想的空间。杰夫的作品则给人以浑厚感,令人深刻的感受到其内在的张力。
这便是视觉语言的魅力,随着拍摄手法和拍摄者的不同,仰望同一片星空拍下的星轨,也可以千姿百态。
对于所有人而言,自己拍出的照片,第一位观众也一定是自己。如果连自己都无法被照片震撼,旁人便更不可能。阿刘对于一张照片的冲击力有着自己的判断方式,“我将自己的图片放到最大,闭上眼睛背过身,大概走到几米之外,大概我家客厅的尽头,回头一看,看看这张照片能给我一个什么样的冲击力。然后再闭上眼睛,走到斜侧方,我从卧室偷窥我的照片,我基本上把我家能爬的地方都爬了,看一遍我的照片。”
 
 
摄影,是一种记录,是一种艺术的表现形式,它与绘画、诗歌、音乐一样成为人类文明的一部分。只不过,摄影更给予人类一个契机,手持机器的我们从一个自己熟悉的地方到别人熟悉的地方,看看别人的世界,领略另一方土壤上的风土人情,世间百态。踏足在不同的风景间,听见自己的心跳,聆听自己的心声,读懂自己,再按下快门,记录的不仅是这一片美景,也是当时的自己。
 

 

时光文艺沙龙费城大师讲座
(责任编辑:海华都市网)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更多故事
请遵守相关的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都市 City

Copyright©2007-2015MetroChines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