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uis Vuitton N61739 Damier Ebene Canvas Macao Clutch Ebene louis vuitton outlet Louis Vuitton Naturl Snow Silk Scarf Pure White 201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故事>正文
“民族”摇滚,摇到费城来
二手玫瑰乐队费城开个唱
     2014-10-28 作者:梁孟龙 来源:海华都市网 打印 分享
摘要:【对话】中国摇滚乐队二手玫瑰10月15日于费城Hard Rock Cafe专场演出。海华都市报对话主唱梁龙,谈民族的、幽默的、奇葩的、反讽的、以及绽放中的中国摇滚乐。



(中国摇滚乐队二手玫瑰在费城市中心Hard Rock Cafe专场演出。梁孟龙 摄)

“你们这他*的是在开茶话会啊,都给我到前头来!”

梁龙对着舞台下远远观望的年轻中国学生“喊道”。

 
 他和二手玫瑰站在十来平米见方的舞台上。六个人和在北京演出一样,披红戴绿,演出中时而能反射出唢呐和铜锣金属的色泽。不同的是,在促狭的舞台上,面相俊俏的鼓手孙权一直被活动不开的主唱梁龙结结实实的遮住。
 
不同的是,二手玫瑰的这个小舞台离北京隔了一片海洋,又隔了一块陆地。
 
二手玫瑰美国之行的第三站,就在距离费城华埠不远的Hard Rock Café落了脚。10月15日那天费城下过几场大雨,算是入秋的一个标准。参照这样的标准,二手玫瑰的费城听众也穿得规规矩矩、严严实实,在梁龙发出带着粗口的召唤之前,他们坐在黑暗里品咂着饮料。


(二手玫瑰在纽约摩登天空音乐节上表演。梁孟龙 摄)

 
“全都到前头来!”梁龙喊道。在高高翘起的假睫毛下,他努力穿过黑暗打量远处的年轻人,眼神自始至终浑厚、有劲。
 
年轻的中国学生仿佛被撕掉了含羞的面孔,一拥而上。人群把之前犹犹豫豫、站在舞台不远处的一个“工科男”,几乎挤到了乐队的怀里。他们伴随着鼓点开始一路嘻嘻笑笑,骂骂咧咧。
 
梁龙再一次缓缓举起双手,像一个狡黠且油滑的歌剧演员,把头昂起,将厚重的妆容融在了层次单一却不乏俗艳的舞台光里。他的紧身裤和二手玫瑰一起浸淫在被拥抱的小舞台上。
 
接着,梁龙狠狠地唱起来。
 
“天地悠悠,过客匆匆,潮起又潮落。”
 
 
“二手玫瑰是一个奇葩,”
主唱笑着说。
 
如果当年梁龙能在北京上一个音乐学校,中国的摇滚的阵容里兴许就少了这几朵扭动着红黄蓝绿妖娆的“玫瑰”。因为当初的“幸运”,十五年前二手玫瑰的主唱从北京回到了他的家乡齐齐哈尔,回到了他口中的“东北大农村”。
 
回到田野的他帮人吹拉弹唱,也在地头也干点野活。他几年前接受采访时说,那时候每天清水摸鱼,泥水荷锄,把盼望都渐渐磨没了。
 
 一年夏天,梁龙帮人摘熟透了的香瓜,可人手不够,一天摘不完的瓜第二天就得烂。这时田边来了几个陌生人,撂了锄头二话不说就帮着摘瓜,摘完了喝两口水头也不回就走了。梁龙问老乡那几个人是谁。老乡回答,不认识啊。见活就帮在这里很平常。
 
 这个澄澈又“日常”的瞬间一下明亮了梁龙落在音乐上的眼光,和对家乡风俗、民间文化的体谅。裹杂着乡土芬芳的“好心眼”与“老老实实”的纯粹,让之后扎根于“二人转”艺术的二手玫瑰和它的摇滚,在粗俗和真诚之间留下了一道妩媚而分明的红与绿。
 
 梁龙是一个对自己的身体控制力极强的人,在台上极尽“奇葩”之能事的歌手,卸了妆以后恍然变作一个身形壮硕,眉宇却透露谦和沉稳的中年男人。
 
 说70后的梁龙步入中年是公平,也是不公平的。公平的是他不刷微博,很少熬夜,起居规律,甚至会去提篮买菜。而不公平,在于他两面人格后对摇滚诚实的执着和统一。
 
 “人在一生中美妙的瞬间会很少,我把每一次登台都当成我人生中华彩的瞬间,我要尽力去释放他,”梁龙说,“而瞬间的快乐需要我在生活中的沉默、思考、积淀。”




(由上自下:二手玫瑰乐队主唱梁龙,吉他手姚澜和贝司手李自强。梁孟龙 摄)

 
 沉默的梁龙将二手玫瑰从东北“热热闹闹”开进了14年前的中国摇滚市场。不伦不类、乡土气息浓郁的出位风格成了二手玫瑰的策略,如果人们更愿意解读将它成一种表达,亦或是卖弄。
 
 “但是这个时代不缺乏奇葩……二手玫瑰是一个提问者,是一个不一样的声音。”梁龙在解释二手玫瑰表达方式背后的内容时说,“政治,我认为是由各式谎言构成的……我把一个谎言,或把一个我根本不理解的东西当成敌人是没有意义的。”
 
 二手玫瑰把自己的关怀留给了谎言之下有着真实悲伤和幸福的人,吸取他们的养分,改变能改变的各自人生。于是梁龙的音乐用“底层思维”拔擢出一种理解中国特色、诉诸摇滚的智慧。
 
 这种智慧经历过唱一场只给20个包子的现实,也见经历过几万人摇旗呐喊的狂欢。“经历”把“智慧”装得很满,而“理想”这种东西就忍不住想见一见下一个地方。


(二手玫瑰乐队鼓手孙权在演出中。梁孟龙 摄)

 
 “我们的理想它还在开,往哪开,往西游记里开,”梁龙媚态万千地在台上变化着演唱时的手型。台下费城的年轻留学生一个接着一个,用双手搭着陌生人的肩膀,恍恍惚惚就开进了二手玫瑰的第十四个春秋。
 
二手玫瑰在十四岁的时候来到了美国,呼吸着不大一样的空气,经历了不大一样的演出。
 
在十月初的摩登天空音乐节,作为一个传递中国年轻的流行文化的窗口,不能说扎扎实实的达到了效果。两天,6500人次的“盛况”大多都被中国的年轻面孔包揽。当外国乐队在演出后半段重新占据舞台以后,音乐节又俨然成了纽约中央公园和纽约客常规的相会。
 
梁龙和二手玫瑰抱着认认真真的态度来到美国。摩登天空音乐节撤离以后,他们又去了几个东部城市,每到一个地方,便和当地媒体交流,与华人学生沟通。有时候热烈,有时草草。无论如何,梁龙还是那个笑容可掬、有问必答的主唱;二手玫瑰还是火爆、妖娆,流淌着“怀春少女”血液的摇滚乐队。
 
 梁龙在07年来过一次美国参加音乐节,当时乐队成员和现在有很大出入。晚上他们在当地演出,只来了十个人。
 
“有两个还是朋友,”梁龙说,“但是今年摩登音乐节你也看到了。包括我们在剧场、在club演出。这么多中国年轻人来看我们,就说明当代中国人关注当代中国文化了。这是文化崛起的标杆。”
 
“就像我当年去泰国旅游,导游对我说,希望你们第一次来是旅游,第二次来是探亲,”梁龙说。
 
二手玫瑰是唯一一个在摩登天空音乐节结束以后留在美国进行巡演的中国乐队,这符合这支乐队一以贯之的乐观和勇敢。
 
2000年,梁龙对着有行无市的摇滚乐问了一句:“大哥你玩儿摇滚,你玩儿它有啥用啊?”随后他和二手玫瑰“玩儿”了一个又一个年头。玩出了中国,玩到了美国。到了今天,我们的问题似乎更多了,追索、努力和徒劳之后,“有啥用”的疑惑也越来越多。
 
“上学有啥用”、“留学有啥用”、“爱情有啥用”。
 
最后的答案二手玫瑰心里有数。
 
“与其说‘大哥你玩儿摇滚,你玩儿它有啥用啊?’不如说大哥你玩儿摇滚,你管他有啥用,”梁龙说。

观看海华都市报对话二手玫瑰,请期待下周发布的新闻视频。
|完|
 

音乐费城文化中国摇滚
(责任编辑:海华都市网)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更多故事
请遵守相关的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都市 City

Copyright©2007-2015MetroChines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