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uis Vuitton N61739 Damier Ebene Canvas Macao Clutch Ebene louis vuitton outlet Louis Vuitton Naturl Snow Silk Scarf Pure White 201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故事>正文
宾大华裔女孩疑似自杀
新闻点对点
     2014-10-04 作者:刘昊君,袁伯乐 来源:海华都市网 打印 分享
摘要:【新闻点对点】宾大华裔女孩疑似自杀。视点:死者高中时是模范生,师生悲恸 | 观点:大学应与学生一道积极应对自杀现象



新闻点对点,您身边新闻故事+深度剖析

很多读者朋友住在费城一带,却对当地发生的事情不够了解。是当地英文信息太零碎?还是您对本地背景知识不太够?《海华都市报》推出新栏目“新闻点对点”——我们为您解读新闻点,我们为您展现新观点,让您更好了解当地新闻!
New to the area? No knowledge in the region's happenings? We are beginning to produce "Point at Point | 海华点对点" to provide you with the pointof view for the latest local points of interest.

视点:死者高中时是模范生,师生悲恸
根据宾大校报The Daily Pennsylvanian周一消息,20岁的宾大华裔学生Amanda Hu 于周日晚被室友发现在公寓内死亡,死因疑似自杀。

Hu所住的公寓位于Samson街4000号一段。据费城问询者报援引警方报告,周日晚上11:29,已经失去知觉的Hu被人发现,口鼻流血,写字台上是一个60片装抗抑郁药的空药瓶,墙上有血迹。她留下了两张像是遗书的信,一封给家人,还有一封是给宾大的心理健康医生。Hu的死因暂时还未被验尸官确认。

Hu来自北卡罗莱纳州的夏洛特市,是宾大生物化学(biochemistry)专业的学生。在此之前,她自愿休假并在该校一生物化学实验室工作。Hu课余参加了模拟国会(Penn Model Congress),辩论队和青少年科学教育组织(Penn Science Across Ages)。

Hu在高中时是模范学生,曾经参与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癌症研究项目,毕业那年被当地报纸The Charlotte Observer选为夏洛特十大杰出高中毕业生。当时,她提出自己的志向是在宾大解开癌症之谜。

“教育的重要性在于它可以令人做想做的事,”Hu对The Observer记者说。“教育他人,帮人传递知识之财富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因为你可以为别人敞开大门。”

周一下午5:00,宾大学生为Hu在宾大的Houston Hall举办了纪念仪式。大约40名学生到场。在场的大三学生Natalia Chadee说她曾和Hu一起出游,上周还在一起喝茶。

“她当时非常高兴和放松,”Chadee表示。Chadee也说Hu非常热爱工作,最近迷上了烘焙。

观点:大学应与学生一道积极应对自杀现象
早今年初,宾大女生Madison Holleran的死就引起社会对于学生自杀现象的密切关注。和Hu一样,Holleran也刚刚读到大二。这位世人眼中的高才美女在高中时是田径队和足球队双料明星,一路走来都是全A成绩。1月17日,她从费城市中心一座停车楼上一跃而下,香消玉损。这不是宾大近年来唯一的学生自杀现象。

去年八月,24岁的研究生Wendy Shung自杀。

1月12日,20岁的工程学兼沃顿商学院大三学生Pulkit Singh服用过量药物身亡,据外界猜测为自杀。

2月3日,年仅18岁的大二生Elvis Hatcher在自己的兄弟会内上吊。父母接到通知后从佛罗里达州飞到费城,由校方在风雪夜中送到医院,不料儿子第二天不治身亡。

两个月后,研究生Alice Wiley的死讯也被公开。这名女生在冬假期间自杀。

五月,费城杂志(Philadelphia Magazine)记者Steve Volk针对这一系列自杀案件撰写了一篇深度报道。他采访了死者的亲友、心理学专家和预防自杀的社会活动家,发现大学的紧张学习文化和学校相对缺乏的心理辅导资源都滋长了学生的自杀心理。

援引费城杂志提到的数据,美国大学里有高达10%的学生有过自杀心理,而1%的学生甚至有过自杀行为。

从生物学角度看,人在25岁之前心智尚未完全发展到成熟阶段,一个看似稳定的孩子可能因为从青春期到成年的转变而挣扎。心理学研究则发现,这种挣扎所带来的负面效果往往不是因为一两次挫折就突然爆发成自杀冲动,而是经过反反复复在心理健康上“走错路”而积累而成。高校精英学生通常面临更大压力,较少睡眠和更繁忙的日程,有人还以紧张的生活为豪。这些往往都是令人“走错路”的因素。

一名宾大曾有过自杀体验的女生专门开启了一个叫做“Pennsive”的博客,为有过同样体验以及饱受抑郁症之苦的同学分享经验。她声称自己两年内曾经两次试图自杀,第二次是服用大量药物,结果在医院住院四天,住院期间,有位校方的代表到病床边看望她。在博客上,她记下了对方的这么一句话:

“咱们是不是要一年来一次(Are we going to make this an annual pattern)?”

在决定结束生命之前,宾大的学生们大多造访过学校的心理辅导设施(简称CAPS)。设施目前有38名全职员工,其中有心理医生、社工和实习生。根据Daily Pennsylvanian的调查,学生平均要等三到四个月时间才能排到宾大CAPS的预约时间。Holleran在死前就曾到CAPS咨询,但从未接受过正式医师的辅导。

校长Amy Gutmann在Holleran事件结束后迅速成立了学生心理健康工作组。

在美国,如果你或者身边的朋友一旦有自杀意识,应该立刻寻求帮助。美国自杀预防基金会( American Foundation for Suicide Prevention)设有全国保密热线1-800-273-TALK(8255),在紧要关头是很多人的救命电话。下周日,基金会将在费城艺术博物馆举关于预防自杀意识的游行。




新闻点对点宾大自杀倾向
(责任编辑:海华都市网)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更多故事
请遵守相关的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都市 City

Copyright©2007-2015MetroChines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