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uis Vuitton N61739 Damier Ebene Canvas Macao Clutch Ebene louis vuitton outlet Louis Vuitton Naturl Snow Silk Scarf Pure White 201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故事>正文
傅赢,费交第二年
费城交响乐团系列报道
     2014-08-26 作者:贾玉璇,袁伯乐 来源:海华都市网 打印 分享
摘要:今年是小提琴家傅赢在费城交响乐团的第二年。高考时决定当个音乐家,30岁成了世界顶级乐团的副首席,傅赢与我们分享了当时自己考入费交前后的真实故事。


(傅赢在费城Verizon音乐大厅。袁伯乐 摄)

考场外,小提琴家傅赢在等候费城交响乐团副首席(Associate Concertmaster)选拔考试的最终结果。当时的傅赢是克里夫兰交响乐团小提琴手,抽空来费城参加选拔。一天之内连续三场考试,面对世界上一等一挑剔的评委,全身都紧绷在琴弦上——当晚还要马不停蹄地开六个小时车赶回克里夫兰准备第二天的演出。选拔结果悬而未决,傅赢已是筋疲力尽。

 
当乐团告诉他已经通过选拔的时候,傅赢一身的疲倦消失得无影无踪。还没来得及兴奋,乐团领导马上说要面谈。匆匆之中他给妻子发了一条短信,简单四个字“我考上啦”——后面跟着好几个叹号。
 
【做个艺术家会开心】

傅赢出生在上海。不少人对音乐家有着“从小显露才分,注定要成为音乐家”的成见,但傅赢并非如此。他三岁便开始学习小提琴,但在19岁被上海音乐学院录取之前,并没有真的想过要把拉琴作为自己未来要从事的职业。再加上高中时傅赢的文化课成绩非常好,父母并不太想让他放弃。所以在高考的时候,他同时填了上海音乐学院和上海交大生物工程系两个志愿。
 
“当时刚上高中的时候,老师就对我们说做好准备,接下来三年就会像坐牢一样,”他说。
 
因为繁重的学业,傅赢没法像其他学琴的孩子一样每天花上好几个小时练琴。所以当时去考音乐学院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准备得并不多。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拉的怎么样就怎么去考了”。没想到,最后上海音乐学院和上海交大同时录取了他。两条吸引自己的道路摆在面前,权衡之下,傅赢还是觉得自己更喜欢音乐。
 
“当时觉得艺术也是一条路嘛,感觉做个艺术家也会挺开心的。而且我觉得音乐对我来说还是会有更多的发展空间。就算退一万步来说,以后要是没有工作的话,去马路上拉拉琴也不会饿死,” 他说。
 
现在,傅赢很庆幸自己当初选择了上海音乐学院,因为他发自内心地喜欢小提琴演奏。当时“马路上拉拉琴”的最坏情况从来没有发生:一路学琴到30岁,傅赢已经成了世界顶级乐团的副首席,得到了全世界多少学音乐的人梦寐以求的工作。
 
他说,刚开始练琴的时候,父母逼着他练习,母亲拿一把尺子站在琴旁,哪里做的不好就打下去。
 
现在的他每次练曲的时候要把前面两个首席的部分练熟,以免意外情况下需要顶替他们的位置。为了研究指法和声音,有时候一个简单的乐句他都会练上100多遍,就连妻子都会诧异。他说,只要还没达到他的要求,他就会一直练下去,直到满意为止。
 
【恩师卢卡】
从上海音乐学院毕业后的傅赢来到了美国进修。在这里,他遇到了对他影响非常大的老师、休斯顿莱斯大学的塞尔玖·卢卡(Sergiu Luca)教授。
 
卢卡教授一开始便对傅赢颇为友好。当时傅赢申请了许多学校,大部分的入学面试都是在三月,莱斯大学的面试却是在二月。想要尽快把学校都考完的傅赢问卢卡能不能三月份来考,他立马便答应了。到了考试的时候,傅赢发现卢卡教授已经把自己的演奏录像都看完了,而且又在现场把傅赢准备的作品一首一首地听了个遍。面试结束后,卢卡请傅赢吃饭,告诉傅赢说自己非常欣赏他,并且还愿意帮他把来美留学的事情都办好。
 
于是,傅赢选择了莱斯大学,与卢卡教授的交情也越来越深。他现在使用的小提琴是由被誉为20世界最伟大琴匠之一的Stefano Scarampella于1903年制作的,正是卢卡的收藏。
 
恩师卢卡于2010年12月去世了。他曾经对傅赢说,他不仅仅把傅赢当作自己的一个学生,而是把他当作自己的儿子来看待。傅赢说,他会在以后的表演中一直使用卢卡的琴,因为他觉得琴是有灵魂的,来自恩师的这段情谊让这把琴意义非凡。


 
【考团,合拍最重要】

从莱斯大学毕业后的傅赢考入了克里夫兰交响乐团,作为第一小提琴声部成员度过了职业生涯的前两年。当他听说费交招募的时候,就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报名参加了。
 
到了费城,考场的气氛让他感到异常的紧张。用他的话说,“当时的面试就像一场战争一样。”面试总共有五轮,为了公平起见,前四轮都是在一个屏风后面拉琴,评委并不知道在幕后拉琴的人是谁,这就是音乐系学生熟知的“Blind Audition”。更考验人的是,决定命运的最后三轮都安排在同一天,于是就有了本文开头的一幕。现在回想起来,傅赢觉得命运是站在自己这边的。
 
“当时来面试的就有一、两百人,报名的还不知道有多少,最后就录取了三个人,”他说。“美国有五大交响乐团,每个乐团就四个[首席的]位子,总共就是20个人。全世界的乐手都想在这20个位子里占一席。这么多的小提琴手,其实大家水平都差不多。也许他们觉得你的风格跟他们的乐团比较像,就录取你了。”
 
作为小提琴手,傅赢喜欢把自己的想法融入到表演中。费交正是一个推崇这种风格的乐团。和费交演出了一个音乐季,傅赢发现很多团员在演奏的时候都会多多少少带有一种独奏家的感觉,在排练的时候会尝试表现自己的风格,然后从排练中与其他人相互融合,将百家之风聚成一格。这样的排练方式让傅赢大呼过瘾,他知道已经找到与自己合拍的团体了。
 
在费交的第二个音乐季在九月即将开始,年仅三十岁的傅赢面对着诸多挑战。
 
“比如说夏天可能一个星期就会有四套不一样的曲目,”他说。“很多都是我从来没有练过的,还要保证在第一次排练之前把曲子吃透,而不是仅仅是能拉出来。有时作为[一场音乐会的]首席还要去带动大家演出。”
 
好在乐团里的团员都非常友好,给了他很多支持。如果他做的好,他们会非常欣赏他,会鼓励他。即使在排练中出了差错,他们也都会很理解。
 
回顾自己一路走来的经验,傅赢认为坚持自己的梦想是最重要的。考上克里夫兰交响乐团之前,他有过三次失败的经历。当时他对自己的技艺和能力曾经产生过怀疑,但没想到不久之后就在克里夫兰得到了成功。
 
“所以你永远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机遇是给有准备的人的。只要坚持下去机会总会到身边的,”他说。
 
【费交第二年】

能取得现在的成就,傅赢要感谢的人有很多。
 
他的启蒙老师张欣为他打开了音乐这扇大门,让他看到了西方古典音乐的美丽。
 
他的父母无论在精神上还是在经济上,都给了他最大程度的帮助。在重大的人生决定方面,他的父母也都会充分尊重他自己的意向与选择。
 
他的妻子选择与他相伴。当他决定出国的时候,当时还是女友的她辞去了大学教师的工作陪他来到了美国。
 
音乐路上,还有许许多多的前辈给他指点迷津。被他称作“贵人”的上海弦乐四重奏李伟刚就是其中一个。
 
“他对我的音乐感觉有很大的启发,”他说。“中国的孩子学琴的时候很重视怎么把技术弄好,比谁的手指跑的快,比谁拉的干净。但他们不知道莫扎特该怎么拉,贝多芬怎么拉,到后来就变成了一种机械的模式,拉的速度音准都好就行了。但李老师就教我音乐是有一个走向的,让我觉得音乐是非常的有趣的,他教我们怎么去创造这个音乐,怎么把这个音乐转化为自己的东西。”
 
今年的费交中国行,是傅赢第一次以一个世界级交响乐团成员的身份回国,这让他感到非常兴奋。家人也是第一次看到傅赢随团现场演出。
 
这次在中国演出,让他感触最大的就是国内观众素质的提高,中国观众现在更懂得如何去欣赏古典音乐了。
 
“当时在上海的音乐会票都买不着,所以人们对音乐会的热情程度有点出乎我的意料,”他说。“中国需要这种高水平的古典音乐演奏,让他们[乐迷]知道古典音乐的发展方向是怎么样的。”
 
九月,费交新的音乐季就要开始,傅赢对于未来计划不多。他觉得目前最重要的还是适应现在的工作,让自己尽力做到最好。他还确定的是,如果有机会,他也打算继续在室内乐上下一些功夫。费交里有被他称作“偶像”的大提琴家倪海叶,许多华人音乐家也常常到费城做客。在这片肥沃的“音乐土壤”里,数不清的机会在等待着他。



 

费城交响乐团费交音乐傅赢小提琴
(责任编辑:海华都市网)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更多故事
请遵守相关的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都市 City

Copyright©2007-2015MetroChines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