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uis Vuitton N61739 Damier Ebene Canvas Macao Clutch Ebene louis vuitton outlet Louis Vuitton Naturl Snow Silk Scarf Pure White 201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故事>正文
倪海叶的音乐之路
费城交响乐团系列报道
     2014-08-21 作者:贾玉璇,袁伯乐 来源:海华都市网 打印 分享
摘要:在很多学音乐的华人眼中,大提琴家倪海叶是“女神”:18岁夺得国际赛事第一名,如今是费城交响乐团大提琴首席。在2014演出季开始前,她与本报分享了自己的音乐之路。


(倪海叶在费城Kimmel Center。袁伯乐 摄)

1973年,倪海叶的父亲倪敦详到音乐厅观看妻子陆筱芳参演的《白毛女》。在表演现场,倪敦详第一次见到了金发碧眼的观众。他们是来自美国费城交响乐团的成员,受美国总统理查德·尼克松的邀请来中国访问表演。这年,襁褓中的倪海叶刚刚一岁,她和她的父亲都还不知道,随着乐团与中国的关系越走越近,长大后的倪海叶将会成为这个世界顶级乐团的第一位华裔首席大提琴手。

倪海叶出生在上海,她的母亲陆筱芳也是一位大提琴音乐家,自然就成了女儿的第一位老师。随着女儿逐渐长大,陆筱芳从上海音乐学院为她找到了一位大提琴老师,每周六给她授课。这就是倪海叶音乐道路的开始。

八岁时,倪海叶考入了上海音乐学院。当时学音乐的学生比现在要少得多,据倪海叶回忆,班上总共就11个学生:三个学大提琴,四个学小提琴,还有四个学钢琴。每天通勤的小海叶因为挤不上公交车,只得让妈妈骑自行车接送。妈妈背着大提琴,小海叶坐在后车座上,日复一日。

“从那时起,我每天的生活便都是音乐,音乐,音乐,”倪海叶说。

如今的倪海叶已经在费城住了八年。她选了一个离乐团驻地金默演艺中心(Kimmel Center)只有一个街区远的住处。一头短发的她背着琴,每天顺着车水马龙的南布罗德大街(South Broad St.),在乐团和家之间行走。

她很喜欢这座城市,最喜欢的是费城古老的街道,特别是老城区。在她眼中,费城是一个很适合生活的城市,作为大都会,有很多人住在这里,也有许多不同的文化,但又不至于像纽约那样太过喧嚣。

移居美国这么多年后,她觉得她已经很美国化了:演奏着西方古典音乐,和同事要么以音乐交流,要么以英语对话。不过和几乎所有移民到美国的华人一样,好吃的中餐还是丢不掉的——有时自己在家做,有时去中餐馆吃。她说,最喜欢的餐厅是中国城的聚福金阁。


从未改变过的目标:音乐
(左图:上海国家音乐产业基地,倪海叶在指导一名学生的大提琴演奏技巧。Jan Regan摄)

倪海叶13岁时,父亲作为交流学者来到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并把妻子和女儿都带了过来。倪海叶说,父亲是第一批来美的访问学者,当时的留学程序复杂,学生要先得到学校的批准才能来美国上大学,而且不满16岁的海叶没有自己的护照,还只能跟母亲共用一本。来到美国后,倪海叶进入了旧金山音乐学院就读。在这里,她遇到了的著名大提琴教育家艾琳·夏普(Irene Sharp)。在她的指导下,海叶对西方古典音乐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大提琴演奏的能力也越来越好。

但初到美国的生活对于不会英语的倪海叶还是不易的。在美国的第一年,她学习得非常努力。“周一到周五我要跟其他孩子一起上正常的文化课 。我需要学许多东西,不仅要学美国历史,世界历史,还要学中国历史。要学的东西太多了,所以一般只能在周末练琴。”

因为英语不好,倪海叶很多时候很害羞。据她自己说,参加音乐营(music camp)的时候别人都在扎堆玩,而自己大部分时间都是一个人不停地练习,以至于别人都觉得倪海叶实在是太勤奋了。

在美国的第一年就这样匆匆而过,倪海叶也开始适应这边的生活,交到了一些一起学大提琴的朋友,琴技也越来越好。父母看到了她在音乐之路上的进步,决定为了她的未来定居美国。

“那时想来美国学习还是比较难的,而且经济上也没那么宽裕。父母出国前只允许兑换40美元随身携带,而且父亲的身份是交流学者,只能在学校里当助教赚钱,所以家里几乎没有经济来源,”倪海叶说。“他们只能尽量从国内多带一些东西——身上穿的衣服一带就是三年的份量。”

谈到这些往事,倪海叶时不时会爽朗地笑几声。过去的艰辛,成了必然发生的磨砺,如今回首只是淡然。当年做出移民美国的决定前,父亲在国内是大学里的讲师,母亲是交响乐团的演奏家,但为了让女儿能够得到更好的音乐教育,他们放弃了国内的生活,在异国他乡重新开始。

父母的付出没有白费,倪海叶的音乐之路越走越出彩。离开旧金山后,她先是到纽约著名音乐学府——茱莉亚音乐学院(The Juilliard School)就读,师从乔尔·克罗斯尼克(Joel Krosnick),然后前往英国伦敦,在大提琴教育家威廉姆·普里兹(William Pleeth)门下学习,也因此成为举世闻名的大提琴家杰奎琳·杜·普蕾的同门师妹。

1990年,18岁的倪海叶获得了美国诺恩伯格国际大提琴比赛(Naumburg International Cello Competition)第一名,成为历史上这个奖项最年轻的获得者。1994年,她在俄罗斯柴可夫斯基大赛(International Tchaikovsky Competition)拿到了最佳表演奖。1996年,她又获得了帕洛国际大提琴比赛(International Paulo Cello Competition)第一名。

1999年,带着种种认可的倪海叶加入纽约爱乐乐团,并成为成为了林肯中心室内乐协会的一员。2006年,她被费城交响乐团聘为首席大提琴手。
“她是很多音乐学院学生的偶像,”费城交响乐团副首席、同样出身自上海音乐学院的傅赢说。“一个中国人当上了世界顶级乐团的大提琴首席,太厉害了。”

这起初是西方的艺术,
但在中国,学古典音乐和喜欢古典音乐的人越来越多了

倪海叶觉得,比起她初来美国求学的时期,现在的中国音乐学生想来美国学习已经容易了许多,而这让她感到非常高兴。“以前,因为这是西方的艺术,所以优秀的音乐家也都在西方。而现在因为中国经济的增长,中国的音乐教育也变得越来越好,学音乐的人也就越来越多了,”她说。“我刚来美国的时候很少听到中国音乐家的名字,现在已经能听到不少了,比如朗朗和王羽佳。”

除了在乐团演奏之外,倪海叶自己会指导一些学生,其中有一个就是来自中国的。

“他非常希望能够学习音乐,并希望自己最终能够进入一家音乐学院,”倪海叶说,看着这名学生,她不禁感慨:现在到美国学音乐的过程比她那时简单多了,简单到有时甚至让她怀疑是不是太过简单。

费城交响乐团在中国最近几次的巡演,倪海叶也都参加了。在中国表演让她感到很激动,因为这毕竟是生育她的土地。能与同胞用自己最喜欢的音乐来交流,让她打心底里高兴。

“在中国表演和在美国表演并没有太多的不同,因为无论是在哪里,我都会努力让观众们欣赏到最好的表演,”倪海叶说。对于中国行,还让她高兴的是乐团里的“中文热”。“每次从中国回来大家都会学到很多新的词汇。”

倪海叶觉得费城交响乐团1973年在中国的巡演, 是为中国打开了一扇大门,让中国人看到了西方音乐的美丽动人,鼓励了一代又一代的人走上了这条路。

谈及未来,倪海叶还打算有机会再继续做室内乐,并且会尝试更多的中国音乐。她近年曾演奏作曲家周龙谱写的《磬灵(The Spirit of Chimes)》三重奏,并为这首中国风室内乐录制了光碟。

“当然了,我更倾向于表演西方音乐,因为这是我的工作,”倪海叶说。“但是我是听着中国音乐长大的。以前有同班同学是演奏民乐的,我也喜欢京剧、昆剧,和其他的民间曲艺。”
“我还读过中国古典名著,读过《红楼梦》——当然只是一小部分,因为有些词看不懂,”她半打趣地补充道,伴着招牌式爽朗的笑。

一个中国音乐家如何考进费城交响乐团?在世界顶级乐团当乐手的体验又是如何?下期《海华都市报》会继续刊登费城交响乐团系列报道,为您揭秘乐团副首席、上海小提琴家傅赢的费交第一年。





费城交响乐团费交音乐倪海叶大提琴
(责任编辑:海华都市网)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更多故事
请遵守相关的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都市 City

Copyright©2007-2015MetroChines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