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uis Vuitton N61739 Damier Ebene Canvas Macao Clutch Ebene louis vuitton outlet Louis Vuitton Naturl Snow Silk Scarf Pure White 201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故事>正文
费城公立学校怎么啦?
教育,一场政治游戏
     2014-06-21 作者:袁伯乐 来源:海华都市网 打印 分享
摘要:费城学区今年重演“末日预算”,危机背后是各级政府的权责迷宫。本期专题报道带您了解费城第一政治议题——公立教育。


(费城学区总部。 袁伯乐 摄)


费城教育注资,一份争议巨大的提案

费城市议会的议长达雷尔·克拉克(Darrell Clarke)略带倦意,面前是来自费城社区报业的几名代表。桌上摆着议会为费城学区(School District of Philadelphia,旧译:费城教育局)注资所提出的一份计划书。

“你们看这个数字,”克拉克轻敲计划书,嗓子很轻,但是带着政治家想要说服人的倔劲儿。“够大不?按照我们的方案,这样学校得到的钱已经不少了。”

这个时候他可能还不知道的是,不到24个小时后,学区总监小威廉·海特(William Hite Jr.)将会召开新闻发布会,称学区需要额外的9600万美元拨款,不然公立学校的课堂将增至每班40人,超过800名教师也会被解雇。

海特说这番话是在本周二(6月17日),这算是他今年针对预算的最后呼声了。因为在市议会周四的例行会议结束后,议员们将放长达六个星期的暑假,而一旦七月开始,市政府和学区都将开始2015财年,这之后法律将不允许政府机构修改预算。

用媒体的话来讲,费城学区有“慢性预算危机病”。去年,我们曾经报道了给费城学区带来3.04亿美元赤字的“末日预算。”因为这一赤字,学区不得不裁掉近三千教职工,很多学校都无法保证设有全职医护人员。在今年四月发布的2015财年预算里,学区又要面临2.16亿美元的赤字。而用海特总监的话来说,这2.16亿美元仅仅能维持学校已有的教育水平,如果要想让费城的公立学校变得更好则还需要几亿美元的资金。

赤字不是摆在克拉克议长面前最大的问题。学区预算把一笔1.2亿美元的款项当作了用来补亏的收入。这笔款项来自于费城今年刚刚获得续期的1%额外销售税所得收入。费城近年来一直征收8%的销售税,比宾州税额多1%。这一额外销售税政策原本今年到期,但是鉴于费城市府财政捉襟见肘的现状,州府特地批准将其延期到2019年。


五年额外销售税预期收入:
2015 2016 2017 2018 2019
$137,839,735 $142,760,614 $148,156,965 $153,638,772 $158,908,582

许多关心公立教育的费城人呼吁将额外销售税所得全部投入学区。对此,以克拉克议长为首的市议会持保留态度。在“涨税”成为政治忌语的背景下,这笔得来不易的税收令政府的各个财务部门垂涎不已,手握财政审批权的议会更是需要小心琢磨如何合理调配资源。其实,除了教育注资问题之外,费城财政还有一个轻轻“滴答”的定时炸弹。这就是高达50亿美元的城市养老金赤字。毫不夸张的说,一旦被引爆,这个缺口将吞噬费城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一切经济基础。

针对额外销售税,克拉克议长的提议是将收入一部分用于学校注资,一部分向城市养老金填钱。先是在2015年按照协定给学校发放1.2亿美元,然后在随后的两年内逐渐抽钱调配进养老金系统,并于2018年开始实现学校、养老金五五分的局面。这也就是说,尽管今年费城学区可以心安理得的拿到1.2亿美元拨款,到了2019年,他们只能从额外销售税收入里拿到7945万美元。


费城学区通过香烟税及额外销售税所获得的五年收入(数据由市府提供)
2015 2016 2017 2018 2019
$165,000,000 $186,932,430 $169,894,179 $155,319,386 $156,454,291

公众对这一方案的批评声持续高涨。学区、教师代表和学生代表反复举行抗议活动以示强烈反对。当被问及学区剩下的9600万美元赤字该怎么办时,议长的解释是:除了额外销售税拨款之外,城市还有希望通过香烟税来筹款。

去年,费城议会已经通过了征收每包两美元的香烟税法案,但是该法案在对烟酒有说话权的州议会没有得到批准。今年,议会再度提出香烟税政策,并已将提案送交哈里斯堡。按照市府2013年春天的计算,2015年香烟税可带来4500万美元收入,随后将上涨并保持在7700万美元到8700万美元之间。

那么,去年阻扰香烟税的州议会能否在今年改变主意?

 “我们这边已经把最好的牌打出去了,”市议会多数派领袖小柯蒂斯·琼斯(Curtis Jones Jr.)对《费城问询者报》记者这样说。他说,如果香烟税无法通过,费城将没有第二套方案。

“为了帮助我们的孩子,我们现在可是在沙发坐垫下面翻硬币,”他说道。“是时候由州府来援助了。”

州政府:财政赤字够人忙,费城政客或有机会游说
州府再一次成了费城教育的唯一希望。然而,宾州的立法者们还有别的事要忙——他们还有不到两周的时间来决定:怎样才既能把财政赤字的大口子缝上,又能保住自己的乌纱帽。

本月30日是州议会审核政府预算的最后期限。目前,州政府所提出的预算赤字至少有12亿美元之巨,而起草预算的州长和拥有批准权的议会则有着不一的解决方法。问题的关键在于:宾州能否为了填补财政亏空而多征税?

面对这个问题,政客们小心翼翼。州长汤姆·柯贝特(Tom Corbett)有着数年萎靡不振的公众支持率,在今秋大选要面对狼顾鸢视的民主党州长候选人汤姆·伍尔夫(Tom Wolf)。议会方面,众议院203席议员全部要面临换届压力,参议员半数(50席)亦是。共和党目前把握议会的局势是否能延续到11月4日大选之后,目前尚未可知。

为了不给公众留下无能的印象,柯贝特州长放话说要不惜延迟预算签署,而将自己的财政方针落实。“我不保证预算何时会落实,”他这样对媒体说。

根据官方说法,目前宾州财政状况是十数年来最糟糕的。本财年,州府税收比预计少大约六亿美元,如果下一财年保持同样亏空,两年加起来就是12亿美元,而这也就是目前州府要面临的预算赤字来源。这一赤字之巨,令哈里斯堡的立法者们开始低声谈论“税”字。

一种增税方案是增加香烟税。这里提的香烟税与费城市政府的“两美元一包”不同——这是指在宾州每包香烟1.6美元消费税的基础上由州府增加的10美分额外税额,适用范围为全州。费城方案一经通过仅适用于费城市。

另一种增税方案是对开采天然气增税。这一方案得到民主党人和费城周边不少共和党代表的支持。特拉华郡的共和党参议员Edwin B. Erickson就曾提出,要对页岩气田(Marcellus shale)开采方增加4%的开采税。他说这一方案可以为政府增加四亿美元收入。

然而,增税对很多共和党议员来说还是不可能的选择。众议院共和党发言人Steve Miskin说党内不支持增税方案。他说,众议院不妨多考虑一下从去年就在讨论的售酒私有化改革,把售酒牌照卖给私人商家以换取收入。对此,参议院还没有明确方案。
 
费城公立学校:出钱的不是管钱的
知晓州府各种困境的费城议员们对教育注资方案的前景比较悲观。女议员Maria Quiñones Sánchez对《问询者报》说,市议会现在的举措无疑于“和哈里斯堡玩游戏。”

和她不同,克拉克议长对赢这场游戏有信心。“今年,我们站在同一战线上,”他说。据他透露说,与去年内斗的情况不同,今年市长、商业局、市议会都已经研究并且同意了(香烟税)提案,州议会也有不少同情费城的议员支持。

对于克拉克的乐观,坊间流产的说法是州议会里的费城民主党议员可能会趁着州府赤字危机与共和党人做交易。这也就是说,他们很可能以支持费城香烟税为条件同意共和党对手的一些预算解决方案。

州府和市府之间的这场针对公立教育的“游戏”旷日持久,从来没有人敢打包票说能赢。这场游戏的核心在于:不论是州府还是市府,谁都无法预测费城学区到底需要多少钱。

和周边“一个政府管一个学区”的情况不同,与费城公立教育有关的单位实际上有四个,它们是宾州政府、费城市政府、费城学区和州府委派的学校改革委员会(School Reform Commission,简称校改委)。

其中,学区对当地公立学校有独立的管理权,海特总监相当于企业里的首席行政官,一手抓教育、一手抓管理。由州府和市府联合委派的五人校改委相当于学区的“董事会,”他们负责监督学区的行政管理。一旦有资金需要,学区的“奶妈”即是州府,也是市府。每年,学区的首要资金来源是州府税收里的公立教育部分,从州长的经济预算里出。一旦州预算不能迎合需求,费城市政府有解决赤字的义务。2011年柯贝特成为州长之后,抽走了费城学区8.65亿美元的资金,使给10%宾州人提供教育的费城学区必须靠不成比例的资源过活。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学区和校改委是政府里的政府。很多州、市的立法者都对二者的财政不透明而无奈。有媒体报道称,公立学校内的浪费现象严重。学生的午餐如果剩下,一般会由承包商直接倾倒;冬天,教室暖气则会开到学生打开窗户散热的地步。

对于外界的批评,学区和校改委尚未作出任何回应。

补充阅读:费城能靠卖天然气厂改善资金状况吗?
尽管二者之间没有直接联系,但是费城天然气厂(PGW)的命运在一定程度上也和学区的命运交织在一起。

费城是全美唯一一个由公家管控天然气厂的大城市。在前任市长John Street接手之前,PGW饱受财政混乱和腐败等问题困扰,近年来由于贫困率居高不下、人口增长等原因,又是连年亏损,目前有着高达13亿美元的巨债。纳特市长曾誓言,要把甩掉这个大包袱当作自己第二任期内的首要任务之一。今年3月3日,他公开宣布了自己与来自康涅狄格州的UIL控股公司之间的协议。二者谈定的售价为18.6亿美元,市长将把收益中的4.24亿美元投入到城市养老金的无底洞里。然而,从购买协议公开以后,议会一直迟迟没有做出进一步决定。

“我本人对私有化不怎么热乎,”克拉克议长说。“对天然气厂一事,我只能尽力客观。”

议长说,议会雇了专业咨询公司对出售PGW一事进行详细评估。据《每日新闻》报道,议会给咨询公司Concentric Energy Advisors的雇佣金有42万美元之巨,如果按照原定计划,三周前报告就应该出来了。眼看夏季休会在即,评估报告仍没有出来。那边想卖天然气厂的纳特市长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担心买家退出(根据协议,UIL可以在7月15日之前自由退出竞标,该公司已经在竞购上花费了690万美元);这边议会非要等候那不见天日的评估报告,背后动机引人猜测。

在克拉克议长看来,天然气厂出售一事背后商业利益巨大,当权者必须谨慎对待。宾州拥有丰富的页岩气田,谁拥有开采和提炼的能力,谁就能掌握该州经济未来。“有兴趣购买PGW的人无非是看中了该厂的液化天然气设施,”议长说。

支持克拉克的还有当地暖气工会的工人们。和许多政府企业员工一样,他们担心PGW私有化会导致自己丢工作。

假如PGW这笔买卖如愿,纳特政府可以多少减缓城市养老金的压力。外界猜测,议会也许会重新考虑把额外销售税给养老金分五成的方案。

更新: 本周四(6月19日),费城市议会投票决定为公立学校追加借贷2700万美元,这个数字是议会最初答应所借的款项。议会接下来将开始夏季休会。下一次议事是9月11日。

费城学区School District费城教育
(责任编辑:海华都市网)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更多故事
请遵守相关的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都市 City

Copyright©2007-2015MetroChines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