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uis Vuitton N61739 Damier Ebene Canvas Macao Clutch Ebene louis vuitton outlet Louis Vuitton Naturl Snow Silk Scarf Pure White 201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故事>正文
初选之前
费城亚裔参政真这么难?
     2014-06-07 作者:梁孟龙 来源:海华都市网 打印 分享
摘要:宾州初选已经过去大半个月,新州初选也在过去的一周结束。令观望政治的华人灰心的是:同胞的投票积极度仍然是令人忧心。华人到底怎么了?初选之前发生的事情可能会带来一点启发。



写在前面:宾州2014年的初选已经过去大半个月,新州初选也在过去的一周结束。令观望地缘政治的华人灰心的是,同胞的投票积极度仍然是令人忧心。道理很简单:没有投票就没有实际的政治代表性,在很多关键大事上就没有话语权;一旦发生对这个族群不利的事情,华人也很难自保。费城在过去的十年里华人人口有显著的增长,中国移民在此成家立业,靠勤劳与智慧将自己的身影留在了这片土地上——按照美国立国之民主原则,所有人民都是国家的主人,然而,华人是这片土地的主人吗?
 
我们在初选之前记录的一些故事可能会给您带来一点启示。



(斜阳下,一队志愿者正在挨家挨户帮亚裔注册成为选民。一个邻家小孩骑着脚踏车悠悠路过。梁孟龙 摄)

“没有选票,就没有钱。”
 
王巍面对眼前这位年过六旬的“阿姨”费了一番工夫。直白的劝说也算是一种尝试。像王巍这样的学生志愿者,这两个星期的志愿活动里遇到过“好说话的”,也碰到过“难沟通的”。
 
眼前这位“阿姨”抱着孙子有些不耐烦了,摆摆手想要结束与王巍的对话。
 
“我的意思是,政府会投更多的钱给学校,投入到您孙子要上的学校,”王巍说,“要让政府的人知道有这么多中国人手里有选票。”
 
然而,这位“阿姨”一听需要填写社会安全码,立刻关上了门。
 
在此的一个星期前,一个被称作“亚裔选民注册运动(Asian American Voter Registration Drive)”的活动把像王巍这样的大学生志愿者送到了费城诸多亚裔社区中。
 
这项活动的发起者David Oh是费城市议会历史上第一位亚裔成员。尽管活动全部是他的人马组织,宣传材料里也印着他大大的名字,但是他和他的办公室都一再声称:这项活动和个人政治野心及党派利益无关。
 
“社区面对很多的问题,而一旦社区成员成为选民并且参与投票,这些问题都能迎刃而解,”Oh议员这样说。
 
推动亚裔投票:是徒劳还是滴水穿石?


(“亚裔选民注册活动”启动式上,市议员David Oh与志愿者合影。宗骅 摄)


市政厅,亚裔注册选民活动志愿者在David Oh的办公室集结。梁孟龙 摄


大图:亚裔选民注册活动志愿者挨家挨户敲门以争取亚裔参政议政。梁孟龙 摄



(亚裔选民注册活动的宣传材料。 梁孟龙 摄)

  
(亚裔居民面对志愿者经常会透出无奈的表情;除了亚裔,志愿者在活动过程中也遇到了一些其他族裔的选民。梁孟龙 摄)


(来自德雷克赛尔大学的志愿者王巍与一名华裔居民讲解注册流程。 梁孟龙 摄)




(一天的活动结束,有的志愿者直接在回家的地铁上打起了盹。梁孟龙 摄)


根据议员办公室的统计,有超过十万的亚裔美国人居住在费城地区,然而只有区区不到7000人,作为注册选民成为美国民主骄傲的一部分。
 
“我们就是要找到这些亚洲人,告诉社区那些他们未曾享受到政府资源和红利……没有党派之分,也不存在少数人的利益,”再次做出强调的是Thomas Kang,Oh议员的特别助理。他在持续三个多星期的“亚裔选民注册运动”中,领着来自德雷克赛尔大学(Drexel University)和天普大学(Temple University)学生志愿者,在十五个社区中为亚裔美国人做选民登记。
 
五月六日,星期二。在活动正式开始的第二天,德雷克赛尔的韩国学生Dudan Noh拿着夹板走在三五成群的学生志愿者前头。
 
她站在一扇雕花木门前,整理了一下不太自然的表情。犹豫了一阵子后,按响了一栋房子的门铃。
 
“下午好,女士!”Noh十分流利地用英语开始了游说,“我是来自于市议员David Oh的学生志愿者,请问您是注册选民么?”
 
“女士”用十分生疏的英语表示她听不懂。
 
“那你是中国人么?”Noh随即回头向小组里的中国人“求救”。
 
周二下午的活动总共有十四位亚裔学生参加。他们在市政厅集合时被分成三人一组,每组都会有一位会说中文的志愿者。他们在接近一个小时的地铁和公交车上交流了参加志愿活动的动因。
 
“这是一个了解美国政治不错的机会。”一位中国学生在地铁上说。
 
“不,这不是政治事件,”另一位韩国留学生志愿者用英语打断了她,“这像是实现一种公民权利(civil right)。”
 
当天下午,志愿者们对于“民权”,或是“政治事件”的理解其实并没有受到来自亚裔社区的太多考验。实际上,由于是工作日,许多住家都是大门紧闭。
 
十一位亚裔住户在志愿者的帮助下,最终填写了注册选民的信息,其余时候,志愿者则是往信箱里塞上相关信息的小册子。
 
“看看住户邮箱的名字,如果是亚裔的姓氏,也要留意记录。”Kang在活动的过程中一再强调。这也是志愿者被要求完成的另一项工作。
 
而根据之后的成果统计,这一下午的十一户已经是不错的成绩。
 
“作为一个中国人,我会投给这里的民主党人,因为他们似乎更加关心教育,”王坤毫不犹豫地对志愿者说。住在东北费城的王坤,觉得中国人在这个民主社会获得公平的唯一途径就是接受教育。一个对教育投入更多的政府,显然是受华裔乃至亚裔选民青睐的。
 
然而王坤还在为美国公民的身份而努力。遇到像王坤这样“有心无力”的居民,学生志愿者们也有一些遗憾。




(初选前一周,竞选州长的国会女议员艾莉森·施瓦茨到华埠醉仙楼邀请华人相助。 梁孟龙 摄)
 
亚裔参政,不得不登的险滩
将近一个月的注册活动在上周划上句号。在北费Grace敬老院的一次慰问活动里,在被记者问及对于这次活动的评价时,曾经是军人的Oh议员用了这样一个比喻:
 
“就好比抢滩登陆的战役,登上海岸是最难的、最关键的,也是要付出最多辛苦的。这是一个开始,我们登上了海滩,离胜利不远了。”


言毕,Oh表达了明年继续推行这项活动的期望。Grace敬老院在社区的少数族裔当中有不错的口碑——收住的老人有不少来自亚裔和拉丁裔。Oh的慰问讲话也被先后翻译成了汉语、韩语和西班牙语。








(作为活动的总结,David Oh议员将志愿者带到了Grace Adult Day Care为老人服务。 梁孟龙 摄)
 
在活动室里的讲话并不太受所有老人的欢迎。有些老人被搀扶进入会场后,便频频摆手要求离去。
 
“人老啦,耳朵也听不见,”82岁的陈其闲说,“我知道他在讲什么。投票嘛,我们中国人没有这一套。我手里也没有票。”
 
十多名志愿者在Oh议员的讲话以后,便开始为敬老院亚裔老人进行选民的注册登记。令人意外的是,愿意以亚裔身份注册登记的老人达到了37位。
 
住在费城华埠的潘先生今年79岁了。从数年前成为美国公民开始,大小投票他都会参与。然而问及近来被热议的宾州州长的民主党内初选,潘先生却不甚了解。
 
“对,我只是投票了,挂了谁的旗子我就投谁,”潘先生笑了,“具体是谁我记不得了……这个问题在政府,这些候选人我都不认得嘛……什么方针政策我也都不了解。”
 
据《海华都市报》了解,在5月20日的宾州州长民主党内初选中,拥有1308名的费城华埠投票站只有38人现身投票。这寥寥数人里就包括了像潘先生这样的亚裔选民。
 
如今,初选已经结束。腰缠万贯的企业家汤姆·伍尔夫(Tom Wolf)和曾经接受本报专访的东北费城参议员麦克·斯塔克(Mike Stack)各自赢得了民主党的州长、副州长提名,准备在11月的大选挑战现任共和党州长汤姆·柯贝特(Tom Corbett)和副州长吉姆·考利(Jim Cawley)。宾州,这个在数次重要选举中阵营摇摆不定的“拱顶石”之州到底未来如何?没有人知道。
 
在之前两届总统大选中,曾经有人评论移民沦为了政治家上位的工具——半路出家的移民在不懂得政治及社会议题的前提下盲目投票,往往就像没头苍蝇一样乱撞,更像是抢滩登陆里当炮灰肉盾的小卒。也有人评论说,移民只是尚未熟悉美国政治,被称作“睡狮”才更恰当。
 
距离今年州长大选还有五个月,华人还有机会再次证明自己既非“苍蝇”也非“睡狮”。据常年为华人提供投票服务的华埠发展会(PCDC)以及在越南裔社区推行民权的组织Boat People SOS称,真正的重头戏还在大选。他们期望有更多的亚裔能够在决定州长是谁的关键一役上做出自己的贡献。

海华问政政治宾州政治州长选举副州长
(责任编辑:海华都市网)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更多故事
请遵守相关的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都市 City

Copyright©2007-2015MetroChines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