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uis Vuitton N61739 Damier Ebene Canvas Macao Clutch Ebene louis vuitton outlet Louis Vuitton Naturl Snow Silk Scarf Pure White 201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故事>正文
“光影”盛宴
林坤阳舞团带来文化朝圣之旅
     2014-03-31 作者:周卓然 来源:海华都市网 打印 分享
摘要:如果你把这支舞蹈当做繁忙生活的调剂品,那你只会更沉重。林坤阳和他的“光”与“影”,是有毒性的。—短评《宿命的追寻—光与影》






(摄影:
Paul kopicki for KYL/D)

3月21日晚的德雷塞尔大学(Drexel University)的曼德尔剧场(Mandell Theater)几乎座无虚席,你可能很难想象这么多西方面孔在演出的结尾和舞者一起做瑜伽暖身时候带来的震撼。从恒河开始跨越亚洲的若干文化场域,再到费城冬末春初平静的特拉华河流,一个出生在台湾的舞者,带着他的舞团让今夜的美国费城在110分钟内踏上了一条朝圣之路。
 
林坤阳,他值得人们注意他极富哲思的作品。
 
“果”—— 你不会懂他想要告诉你的

今年世界首演的舞蹈《宿命的追寻——光与影》( Be/Longing : light/shadow)结合了佛教中的曼陀罗元素,灯光师Stephen Petrilli手下的光和影搭配得恰到好处。作品分为几个章节,舞者简单的便服和他们饱满丰富的情绪形成强烈的反差。演出开篇,他们在零落的光下缓慢挥动手臂,就像命运的转轮,人们渐次离场又重新回到舞台中央,仿佛象征着人们会离开,也会回归的人生百态,这种带着鲜明情绪的即视感孤独但坚韧。作品中加入了木偶艺术家章华华的面具表演和Tatiana Hassan通过手指展现‘光即将幻化人形’的视觉呈现,这些结合让整个作品玄妙更富有禅意。
 
现代舞往往具有一种张力,它抽象但却真实,想要握住又只是流沙易逝。《光与影》里常有一个意象,舞者们围着一个中心跑成一个圈,然后四散开去,他们在舞台的几个角落上演爱情和分别、嫉妒和退让、抓紧与舍弃。
 
你可能不懂他要告诉你的,因为他没有在讲述故事和道理,他不讲,你就不会听。这是个冒险的讲法,观众看到一场精妙的舞蹈,高超的技术、灵动的步伐、动人心魄的编排,却可惜这不是一场追光逐影的游戏,这可能是一次严肃反思的开端。
 
“我做现代舞,用的是西方的舞蹈语汇,但作品本身却带着东方文化的核;我们不穿古装,告诉观众我们就是现代人;我们尊重我们的过去,但又不断玩味我们的未来。”这就是林坤阳要说的“光”和“影”,他说当移民有当移民的心声,格外敏感又极其矛盾。
 
这个“光”,要靠你自己找到。
 
缘起性空——看不见的城市 
很多专业的舞评人说,现代舞关注的核心是当下的世界和自己。 《光与影》在表意上似乎超越了这个认知。Cory Neale为这支舞作曲,旋律中掺杂的絮絮碎语,就像梵音阁上的诵经,让人联想起绵长的丝绸之路。
 
当下的我们都在西方,但我通过旅行找到这个作品生命的源头,它不是纯西方的,它是众多文化的合一。”林坤阳在2008年去往墨西哥,他看到玛雅金字塔在干燥土地上的自然力量,太阳行走的轨迹在那些古老的年月里,变成带动生命的势能。“前几年我到英国,英国一个艺术家的东西正面看上去是凹进去的,旁边看是突出来的,非常奇妙,他的父母是印度人,而他找到自己艺术的声音就是重新回到他的土地的时候。有时候我们在国外待了很久,你就觉得应该回到曾经的地方。有些东西是教不了别人的,那就是故土特有的文化内蕴。” 
 
这可能就是林坤阳选择刘沫和马薇薇这两个来自中国的年轻舞者加入舞团的原因。刘沫12岁起在北京舞蹈学院学习中国古典舞,他深厚的功底让情绪表达手到擒来。“刘沫跳的东西,就是有一种范儿,但西方观众很难说清楚那是什么。”林坤阳这样评价到。
 
如果说光来自于太阳,而刘沫是月,那马薇薇则是闪耀星辰,一个年轻女孩的力量与柔情兼具实属难得。他们的朦胧之美,并不是携带着炫技的招摇,但就是令人记忆犹新。这两张脸上,写着中国五千年的细腻和动情,他们的身体里随时可以爆发出对新大陆的好奇和探险。  
 
可汗问马可波罗道:“你是为了回到你的过去而旅行吗?”这句话也可以换成是:“你是为了找寻你的未来而旅行吗?”马可说:“别的地方是一块反面的镜子。旅行者能够看到他自己所拥有的是何等的少,而他所未曾拥有的和永远不会拥有的,是何等的多。”
 

今年7月,林坤阳会带着曼陀罗去欧洲演出,每一次行走对于表演者来说都会是不一样的体验。享誉世界的艺术家,大多可以做到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天下大同。“我不讲不一样,我喜欢讲共同性。我在讲‘和’的东西,这是我的世界观和哲学观。我的舞蹈告诉人们怎么样包容,我第一次去印度尼西亚,男女之间跳舞还不可以牵手,但现在这个问题不存在了。世界变了。”
 
这就是曼陀罗的隐喻,它象征着目标中心点,或者是作为心理整体的自我;是一种走向中心的心理过程的自我复现现象,是朝向新的人格中心产生的过程。
 
舞者们在黑暗中端着蜡烛歌唱,从黑暗到黎明,黎明到白昼。 林坤阳希望通过这个作品传达出人要懂得怎么去接受内在的光和影子的主旨,舞者在光线下感受到自己的内心的双面性。“如果你想知道周围有多么黑暗,你就得留意远处的微弱光线。”布尔维诺书写了若干消失在历史长河间的城市,兴许它们根本从未真正存在过,只在马可波罗和可汗的谈话间若隐若现。
 
曼陀罗,并不多的人知道它又叫“彼岸花”,全草有毒,它处在医药和毒药之间。就像这次的表演嘉宾木偶艺术家章华华所说,“艺术一定在‘边缘’和‘之间’,虚虚实实,无须过分深究。”林坤阳的《光与影》里有多元的文化因子,就像那些你看不见的城市,他追寻的东西永远在前方,但,旅人都会再度发现一段不复存在的故我,这些感觉就埋伏在异地,被他一束光浇进看客心里。
 
因缘际会——我们不必互相了解,我们只相遇

刘沫是林坤阳眼里的精品,马薇薇是他藏的宝。一个学古典舞,一个学中国舞编导,但这两件事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他们都在中国长大并接受专业舞蹈训练,并来费城不久——老祖宗留下的髓,还新鲜得很。刘沫说:“当地的人们很少知道真正的中国古典舞是什么?在这边能看到的古典舞很多就不是原汁原味的东西。”他身上带着微微的清高之气,有些仙风道骨的味道。
 
艺术家大都有着乌托邦的情怀,也颇有建立理想国的野心,但偏偏传统的中国舞,在现代的西方社会很难达到主流。文艺复兴已颓,如今已经是眼球时代,看官寻求刺激,文化招牌常常名不副实。
林坤阳想要借由西方现代舞为媒介传递东方精气的方式,其实是危险的。“有一些媒体看到我们的表演,非常喜欢其中的亚洲味,但他们依然觉得作品很难定位。如果我单纯往东方的方向走,就会失去西方的思,当地的观众很难接受。”他在挑战西方和东方两个观众群,但艺术有时候很难面面俱到、顾全大局,“我只想借由舞者的身体,去传达一种感觉,而不是一个故事。”这个目标,当然也要靠那两个年轻人来完成。
 
有人说当代海外华人青年艺术已经开始经历与老一辈完全不同的境遇,他们更能接受西方文化,甚至一部分人并不为生计发愁,“融入”的野心更大。马薇薇是天普大学(Temple University)舞蹈表演专业招收的第一个艺术硕士生(MFA),她开玩笑说很多同学知道了她的专业都很惊讶,“跳舞还有研究生吗?”把艺术纳入教育机制,本身就是一套西方的逻辑,这在中国原本是没有的。
 
台湾东海大学美术系专任教授倪再沁所说:“中西合璧是一个谎言,因为它是西方的魂套着中国的壳,都是别人的游戏规则。”林坤阳想做的,其实有些不一样。“我想看一看,抽离中国舞和西方现代舞的表象之后,内在是不是一样的。”这些艺术技巧和实质上的文化碰撞实则给舞者带来了更多的挑战。
 
对于刘沫和马薇薇来说,古典舞到现代舞的转型,从演出方式和情感体验上,都面临质变。
 
“上一次的一个作品讲一对同性恋人的爱情。我学古典舞的,和坤阳的表现的手法不一样。我会去表演一对恋人,在坤阳希望我们不要去演,一切要平凡,要回归自然。”刘沫坦言中国古典舞里,可能还不会出现这样现代的作品。一部作品,不去讲故事,而单靠情感渲染和肢体语言去回归爱情本意,对空间和时间的把控,也同时对舞者的能力提出了更加意识流的要求,而这些,恰恰是刘沫和马薇薇高度专业化的身体基础在西方现代舞表演中特别突出的优势。
 
这些文化交融的艺术尝试,有媒体称之为“全球化下的蛋”。但它绝不是“混蛋”,其中的矛盾正是其魅力所在。林坤阳所要挑战观众的“很难理解”或“难以定位”,尽管语言不通,但情境依旧,即使是艺术家喃喃自语也可以被原谅。林坤阳对现代舞的熟知,和他优秀的舞者刘沫、薇薇的技术碰撞,乃至借由作品和观众之间的对话,其实大都可以各有所思。
 
 因为翩翩起舞之时,我们不必互相了解,我们只相遇。

 |完|
 
 
 
 
 
 
 
 
 
 
 

舞蹈,林坤阳,KYL/D,艺术,华人,费城华人
(责任编辑:海华都市网)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更多故事
请遵守相关的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都市 City

Copyright©2007-2015MetroChines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