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uis Vuitton N61739 Damier Ebene Canvas Macao Clutch Ebene louis vuitton outlet Louis Vuitton Naturl Snow Silk Scarf Pure White 201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故事>正文
“末日预算”之下, 众生同舟
关注费城公立教育资金危机
     2013-07-02 作者:袁伯乐 来源:海华都市网 打印 分享
摘要:5月31日,政府通过了教育局新财年预算,赤字竟达到3.04亿美元之巨。距离学校开学还有两个月,对于资金吃紧,四处寻财的费城市政府来说,解决这项赤字是一个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费城教育局门前,信号灯闪烁,提醒过往车辆减速。然而这一个月来,教育局大楼内则是另一番景象:不论是政治家、教育家,还是教师和学生,所有人都是在拼命地加速与时间赛跑。

5月31日,学校改革委员会批准通过了教育局新财年预算,赤字竟达到3.04亿美元之巨。距离学校开学还有两个月,对于资金吃紧,四处寻财的费城市政府来说,解决这项赤字是一个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对于公立学校的校长、教师、职工和学生来说,如此捉襟见肘的预算仿佛是费城公立教育的末日。

“末日预算”之下,正在费城扎根的华裔移民学生也难逃一劫。本文将为您详细解释这一危机,以及风雨之下华裔学生运动的艰难前行。

“末日预算”的前因后果



这场公立教育危机始于五月。为了精简机构,费城教育局宣布将关闭辖区内近30所公立高中。虽然这些学校很多都处在较落后的街区,学生也没有几个,但教育局此举一出便引起全市范围内大规模学生、教师的联合反抗。当时尚未放暑假,许多学校不在被关闭之列的学生还冒着被处分的危险,连续几个中午都跑到位于Broad大街上的教育局大楼前抗议。代表教师出阵的美国教师联盟主席Randi Weingarten甚至因为冲进教育局楼内抗议而被警方逮捕。

对于很多人来说,这次教育局消减预算并不令人意外。近年来,公众对于费城公立学校的资金支持越来越少。最近三年间,州政府以“未达到教学指标”、“办学质量差”为由,已陆续撤走对费城各高中近2.8亿美元的补贴。与此同时,大量学生正向私立的特许学校(Charter School)转学。数据显示,2004至2005学年,特许学校学生占费城高中生总数的12%,而到了2011年,这个比例已经翻了将近一倍,严重影响公立高中的学生数量和素质。在很多观察者看来,政府从缺钱的学校里抽钱,无疑是对营养不良的费城公立教育落井下石。

公立教育质量下滑为主,再加上教师的退休金上涨和教育局旧债等因素,学校改革委员会不得不削减开支。3.04亿美元赤字一出,首先受到影响的便是公立学校的教职工,一周之内便有3859名教师和职工收到了解雇信。

在这数千失业者中,绝大多数是学校的非教职人员。其中包括护工、顾问、文书、年级管理员等等。此外,有许多能为学生提供重要课外辅导、教授生活技能的暑期培训班也因此不得不取消。不少公立学校的校长都变成了“光杆司令”。

在费城西郊经营明朗中文学校的李霞老师一直是费城Furness公立高中的老师。对于新学期学校将要面对的情况,她在给本报的email中这样形容:
“暑假结束后,许多老师将无法再回课堂了,我算是幸运的一个。
“对于学校里所有人来说,这都是一场不幸的事件:从下一个学年起,本来分开几个班的学生们需要挤一个教室来上课。有的他们喜欢的课会被取消。许许多多年轻有为的老师要么会被解雇,要么会被转走。学校管理人员也难逃此灾,很多非常重要的职位都将被直接取消。从现在开始,校长基本上需要一个人打理所有的教学管理工作。”

教师、护工、学生风雨同舟
人们将解决这场危机的希望寄托于市政府、州政府和教师工会的三方妥协之上(见上图)。其中,带着州议会所赋予的财政大权,州政府能否转变态度,扶持费城的学校成了人们讨论的热点。很多民众也认为,州长Corbett即将面临明年的选举,没准愿意拿此事争取民心。

6月30日因此成了让人揪心的日子:这一天,州政府将向议会递交新财年预算,州长的财政救助方案也必须趁机一并提交。为了向州长情愿,并表达对当前财政策略的不满,一群刚刚被解雇的护工出现在了州长费城办公室门前,开始了长达15天“为校园安全而绝食”的抗议。


(Broad大街200号州长办公室门前,人们为校园安全而绝食抗议。袁伯乐 摄)


( 抗议者萝伯塔·托马斯绝食第五天气色良好,由于长时间没进食,她喝水也不能喝得太多。)


“我们在这里是为了传达1202名同僚的信息,”其中一名绝食者萝伯塔·托马斯说道。被解雇前她是高中食堂经理,已经为教育局工作了十年之久。“没有我们这些护工,学生在午休时间谁来照看?留在学校的老师也要休息,他们怎么可能照看地过来所有的学生?”

托马斯于6月24日起加入绝食队伍。这些天她和四、五名同志都只喝水来度日,晚上则一起睡在邻近的卫理会教堂中。一个名叫United Here的工人权益机构主动为他们提供医护及宣传援助。很快,更多的人加入了绝食队伍,有的像托马斯这样不达到目的誓不罢休,不舍昼夜;有的闻讯赶来,与他们一同坐上一整天,以此表示支持。

前来支持的团体中便有来自华裔社区的成员。带领他们来的是华裔公民维权组织,亚裔美国人联合会(Asian American United,以下简称亚美联合会)。据他们观察,费城这场公立教育危机也波及华裔群体,而它最直接的冲击则来自于学校的重组与合并。

举例来说,在南费城的Bok高中是教育局在5月宣布关闭的学校之一。新学期开始前,这里数量占全校学生一成还要多的亚裔学生有一次办理转学的机会。很多学生因此转学去了移民较多的学校,比如Furness高中。没有选择办理转学的学生则会自动被并入四年前因欺凌华人学生事件而“闻名”的南费城高中。

亚美联合会成员陈威曾是2009年南费城高中反欺凌运动的一员,他担心学校重组之后,自己当年辛苦挣来的一切都要推到重来:原本两个学校的不良高中生,很有可能借此机会同流合污;与此同时,护工等非教职人员被解雇,日后很可能管理人员不足,会让人身安全遭受威胁的亚裔学生无处诉求。

“费城高中未成年人互相之间的欺凌一直很严重。护工在的时候,起码可以盯着你;你要是被欺负了,起码有人找,”陈威说。“现在都没有成年人管你了。”

陈威上初中三年级时离开福建老家,来美后进入南费城高中直接读九年级。如今身高一米八左右,臂膀粗实有力的他刚到美国连自己都想不到会被欺凌:刚进高中的第一个月,本地的非裔学生就会将他在更衣柜旁截住殴打,全是因为他是个不会说英语的移民孩子。后来,经过陈威这一代亚裔学生联合斗争之后,情况已经有了不小的变化。但是吃过亏的陈威知道,在种族、国别及文化偏见下,校园是个危险的地方,初来乍到的亚裔移民孩子们需要动用一切可能的资源来保护自己:懂中英双语的老师、关心学生安全的护工以及体贴的心理医生。

然而,在“末日预算”过后,这些都将不复存在。
 
学生运动何去何从
最近,还让亚美联合会担心的是:倘若公立学校能够安然度过这场难关,亚裔学生的维权运动该何去何从?

南费城高中亚裔学生的反欺凌斗争在三年前得到了这么一个结果:负责调查此事的联邦司法部于2010年12月与费城教育局达成协议,规定后者从政策制定、教职工管理等多个层面杜绝因种族、肤色、出生国别而引起的骚扰及歧视现象。据亚美联合会称,协议有效期两年六个月,拟于上周日失效。

据陈威和他在亚美联合会的同事林旭介绍,两年多来,这纸协议的存在最起码让在高中工作的成年人态度有所转变。陈威2010年毕业,在他稍后的几次回访中,学校的教职人员态度明显好了很多,新上任的校长对学生一视同仁,因为对员工的一句“不管是移民的孩子还是本地人的孩子,这些学生都是我的学生”而挣得学生信赖。

2009年入学,最近刚刚从南费城高中毕业的华裔学生陈衫也认为欺凌现象近年来有所好转,但是当下的情况是:老师往往管不住学生,有些坏孩子甚至在课堂上反客为主,肆意妄为;同时,仍然有老师对华裔移民学生持有偏见,言谈举止之中感觉不到对亚裔学生的关爱。

“好像是有合同,我们不太清楚,”陈衫说。“别人保护不了你,学生还是要靠自己努力。事在人为。”

在这次政府削减预算之前,亚裔学生群体本希望能够促使学校改革委员会制定一些更实在反歧视、反欺凌的政策。但是,由于学校资金危机,这一努力将不得不被延后。

“现在的政策248号和249号专门讲学生欺凌。前者讲禁止Unlawful Harrassment(非法骚扰),这真是太好笑了,”陈威说。“请告诉我:什么是‘合法’骚扰?”

亚裔学生们希望能继续努力,将改革一事送上教育局明年的议程。他们想通过跨种族合作,让新的政策不仅让华裔学生受益,还能更好地保护来自南亚、中东、东南亚、同性恋群体的学生及残疾学生。 “曾经发生在我们身上的事情,我们不想让它在别人身上重演,”陈威说。

目前,亚美联合会成员正积极与越南裔权益社团Boat People SOS和泛种族学生团体Philadelphia Student Union等社团互动,希望能团结学生的声音,将维权继续到底。

“在国内从来没想到来美国会有这么多事情发生。想想看要是没来这里,我一个高中生哪里懂得什么是维权?”陈威说。“我们不后悔出来。”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费城教育公立教育School District of
(责任编辑:海华都市网)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更多故事
请遵守相关的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都市 City

Copyright©2007-2015MetroChines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