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uis Vuitton N61739 Damier Ebene Canvas Macao Clutch Ebene louis vuitton outlet Louis Vuitton Naturl Snow Silk Scarf Pure White 201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故事>正文
底特律之鉴
看看费城会不会变“废城”
     2013-07-27 作者:袁伯乐 来源:海华都市网 打印 分享
摘要:昔日的汽车城在上周四沦落成为美国历史上最大的破产城市,而拿费城的公共管理及财政现状和底特律的相比,你可以发现不少相似之处......

本周,底特律破产案正式开庭,昔日的汽车城在上周四沦落成为美国历史上最大的破产城市,而拿费城的公共管理及财政现状和底特律的相比,你可以发现不少相似之处:税收下降、高犯罪率、逐渐变化的人口结构以及岌岌可危的公立教育系统。那么,既然底特律都触底了,费城会变“废”城吗?



费城和底特律同病相怜吗?
费城目前约有150万人口,是美国第五大城市。十年前,坐在这一交椅上的是昔日的汽车城、今天的“鬼城”底特律。

上周四,密歇根州底特律市依据破产法第九章,向联邦地区法院申请了破产保护。 曾经参与克莱斯勒汽车公司破产危机管理的凯文·奥尔(Kevyn Orr),三月刚刚临危受命担任底特律市危机管理人,考虑再三后与州长一同宣布了这一决定。

其实在财经专家眼中,底特律的破产是迟早的事情。著名财经观察杂志《经济学人》早在六月份便预见了这一结果。遍览城市各项财政数据,无法偿还的债务随处都是:没有资金入账的社会养老基金达35亿美元,而自2008年至今,城市收入下降了约两亿美元。去年,不堪重负的底特律教育局不得不关闭10所公立高中。走在底特律街头,垃圾无人清扫、消防栓不再工作、破屋如同疫病一般传染整个街区。

这些场景,您听来是否耳熟?三周前本报刚刚报道了费城的公立教育系统危机,新财年费城教育局预算赤字达3.04亿美元之巨。最近,政府也逐渐意识到费城的社会养老基金比起底特律也好不到哪里去。据报道,费城养老基金总值高达47亿美元,而其中仅有一半被注资——这就意味着如果放任不管,两年之内政府将变得和底特律一样入不敷出。

债务危机若隐若现,那么政府是否有资金来填补漏洞呢?纵观全美各地,“没钱赚”的问题困扰着一座座市级政府。根据一个名为“国家城市联盟”的组织报告,近年来城市收入重要的三个来源——销售税、所得税和地产税——全部萎靡不振。费城政府虽然早就意识到这一问题,但也只是在今年才开始想搞地产重估(也就是上半年饱受争议的“AVI”计划),虽然纳特政府保证,重估后的地产税可以为城市带来更稳定的财政收入,但需部分无法负担税收的民众付出“背井离乡”的代价。

从“症状”上来看,底特律的悲剧很可能会在费城上演。但是如果从病根上看,底特律的病有其独特性,而费城不一定和它同病相怜。
 
底特律病根之一:依靠单一工业发展
“汽车城”的称号对底特律来说代表着昔日荣光,但也暗示着这一城市的工业结构单一。底特律纵有超过一百年的汽车工业发展史,也不可能在整个汽车业变革的浪潮中屹立不倒。

长江后浪拍前浪,上世纪70年代起,随着油价上涨、经济发展速度降低,廉价、省油的日本车便开始逐渐取代美国汽车。三大汽车公司的销量降低,不得不开始裁员、停办工厂。由于城市几乎只有汽车工业,失业的劳动力也无处可去,于是有的选择一走了之,有的选择留下硬撑,还有的人留下成为匪徒、暴民。

在费城历史上,依靠单一工业的情况其实也有发生过,但城市顽强地挺了过去。早在成为美国第一座首都之前,费城便以其发达的纺织、印染工业,被称为“世界作坊”。大规模机械化生产很快取代了许多费城人赖以生存的小作坊,城市的许多工业建筑也一度沦落为废墟。然而,成为独立革命大本营的费城开始向外输出自由、民主的无形政治资产,城市的功能也因此从工业城市转型为综合性大都会。自此,费城便不再有垄断性的大工业,各行各业在此均有一席之地。多样化的城市发展也因此成了费城两百年来的特色。从这一点看来,底特律工业之殇不会在费城重演。

底特律病根之二:种族冲突,城郊不合
底特律城市破产的一个重要病因是城市人口结构的转变。最早,由于汽车业发展,底特律需要大量劳动力,于是许多来自南方的非裔美国人便乘上火车,一路迁移到此,这也成就了美国近代的一次载入史册的大规模人口迁移。

这次迁移,让原本南方干农活的非裔美国人瞬间变成了炙手可热的汽车工人。原本居住在底特律的白人当时无法接受邻居成为黑人,于是两个种族之间便爆发了先后两次骚乱。其结果便是许多白人选择一走了之,留下一个不伦不类的烂摊子,没人愿意投资、没人愿意打理。

对黑人社区的投资不足是一个常见的现象,在费城也有发生。五月份,笔者代表《海华都市报》参加了一个由少数族裔媒体举办的“在费城当其他人”研讨会,讨论的题目便是《费城杂志》(Philadelphia magazine)今年充满争议的一篇封面文章。文章题为“在费城当白人”。

作者罗伯特·胡贝尔(Robert Huber)拿美山大道附近街区(Fairmount Ave,费城市中心西北)为例,从一个白人的视角,非常直接地讲述费城的种族问题。在他眼中,美山大道两侧多是白人居民走动,北边的杰拉德大道(Girard Ave)上却满是黑人,两边老死不相往来。

如果从这篇文章来看,费城极有可能步底特律后尘,成为一个非裔与白种人水火不容的地方。然而,文章不完全是对的,笔者与其他参与讨论的传媒人士都认为作者胡贝尔的观察停留在表面,过度夸大了种族之间的对立。费城的权力结构中,黑人、亚裔和其他少数族裔精英不在少数,白人的受教育水平和所从事行业的科技含量都没有特别突出。在政府和社会的很多层面,各种族之间都有协同合作。诚然,城市的部分角落受贫穷困扰,暴力犯罪层出,北费城尤其如是。但是费城人从未将这些角落弃之不顾,在社区内部也有居民坚持反抗暴力犯罪、试图改造社区。
 
破产是一张住院证明,并非死亡通知书
对于底特律来说,重新再来的迹象已经非常明显。危机管理人奥尔和州长的破产决定是经过深思熟虑后的结果,是为了让城市摆脱多年来欠下的债,求得一个重新再来的机会。奥尔本人就曾在2009年管理过克莱斯勒的破产危机,如今这一汽车巨头也开始初具复苏迹象。

据媒体观察,三大汽车公司对城市破产的结果并不是太“感冒”,而且都愿意继续将总部留在此地。由于城市地价的下滑,许多新投资者也开始考虑借此机会购买房产,其中不仅有美国地产巨头唐纳德·特朗普,还有少数中国地产商。如今,市政府破产已成定局,接下来就看底特律人如何顶住压力,在一片死灰之中凤凰涅磐。

|完|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费城财政底特律
(责任编辑:海华都市网)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更多故事
请遵守相关的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都市 City

Copyright©2007-2015MetroChines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