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uis Vuitton N61739 Damier Ebene Canvas Macao Clutch Ebene louis vuitton outlet Louis Vuitton Naturl Snow Silk Scarf Pure White 201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百家>正文
怀念何奋金
     2014-06-02 作者:乐桃文 来源:海华都市网 打印 分享
摘要:许许多多的“一起”把我们九人紧紧地连结成一个小集体。多年以后,我们干脆戏称自己为“老BYU帮”。

一九八四年九月,来自中国各地高校的六位硕士研究生作为教育部派赴美国杨百翰大学的第一批公派留学生来到了杨大所在地美国犹他州普罗沃市。这六人中有一位便是何奋金,那时,他刚满21岁。年底,又有三人抵达。从此,我们这九位年轻的单身汉在同一个校园学习,在同一座小城居住。我们在一起交流考试心得,分享青涩“厨艺”,一起过春节,一起看校园免费电影,一起打球、一起骑自行车、一起游泳、一起扳手腕 …… 许许多多的“一起”把我们九人紧紧地连结成一个小集体。多年以后,我们干脆戏称自己为“老BYU帮”。
 
老BYU帮在同一校园的时间虽然只有寥寥数年,也从未有过正式的集体名称,但那个“无形集体”三十年如一日深植于我们每一个人的心中。我们每人都有一个不对外的绰号,那是大家在诸如扳手腕等集体活动中赢得或被强封的。
 
奋金是学营养学的,他在BYU的第一位同屋马勇则是学计算机的。学营养学的少不了试作各种各样的点心,学计算机的近水楼台先得饱,成了奋金的“实验白鼠”。一段时间后,得知消息的其他诸君都踊跃地到奋金的住处当起了“小白鼠”。那时,我们九人中,也只有奋金烧的菜像那么回事。
 
那时学校宿舍楼的底层是活动中心,可以打乒乓球,我们周末经常在那里切磋。虽然谁都不在乎输赢,但真打起来,谁也不愿垫底,只有球艺不差的郭明和奋金从来不用担那个心。

那个年代的单身学生都比较节俭,头发长了一般都是互相处理。乐桃文在大学期间学会了理发,所以老BYU们的头发大都是他理,但他理不了自己的头发。他只让奋金给他理,因为奋金比较细心,所以他只相信奋金。
 
奋金不仅书读得好,菜烧得好,而且性格好,又乐于帮助他人,所以他人缘也好。不管是讲中文的还是讲英文的,大家都乐意和他交往。
 
离开BYU后,大家为了各自的学业和事业分散到了世界各地,大团圆已然不易。然而,1993年圣诞节期间,我们还是聚齐了九人中的七人。老BYU相见,格外亲切。今年是我们到BYU的第三十年,不想晴天霹雷,奋金英年早逝。我们的老BYU帮再也无法完聚了。
 
我们纪念奋金,哀悼奋金。我们为失去一个好朋友、好兄弟而悲痛。但我们知道,辞世不是人生的终了,我们的老BYU帮还有机会在天国中团圆。
 
我们也知道对奋金最好的纪念是家人、朋友们更好地活着,是让我们自己的生活过得对人类、对社会更有意义。
 
奋金,我们怀念你!

(责任编辑:海华都市网)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更多故事
请遵守相关的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都市 City
Copyright©2007-2015 MetroChines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