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uis Vuitton N61739 Damier Ebene Canvas Macao Clutch Ebene louis vuitton outlet Louis Vuitton Naturl Snow Silk Scarf Pure White 201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百家>正文
“东方拿破仑”李鸿章访美
     2014-01-07 作者:John Xu 来源:海华都市网 打印 分享
摘要:古都费城探宝,追述美中历史(五)李鸿章的费城之行。

不只是巧合,还是惜旧; 星转斗移, 事隔11年后, 当年亲自面试破格录取来自宾州西部华盛顿小镇的费洛-诺顿-马吉芬舰长的清直隶总督大人李鸿章(1823-1901) 于1896年9月3日结束纽约之行后来到费城访问。
 
李鸿章是近代历史上极具争论,折冲樽俎,通晓洋务的一个人物。 他跨道(光),咸(丰),同(治),光(绪)四朝,出将入相.在清直隶总督, 兼 北洋通商事务大臣任上秉政长达25年, 参与了清政府有关内政,外交,经济和军事等一系例重大举措,成为清廷倚作畿疆门户,恃著长城的肱骨重臣, 兴起中国早期洋务自强求富的近代化运动. 面对三千年之大变局, 在海禁敞开,强林环绕,从封建专制国家向近代国家转型的时代, 中国第一支海军,第一批海外留学生,第一第一个驻外使馆,第一家银行,第一份电报,第一条铁路,第一个邮政,江南制造局,轮船招商局,金陵机器局等等无数个第一,无一不冠着李鸿章的名字。 笔者有位国内商界好友曾自豪地称自己是李鸿章创办的“上海港机”重工涂装工程有限公司的掌门人,百年企业延续至今,实为不易。梁启超称李鸿章为“国之大器,百年不遇”。 美国总统格兰特称之为当时世界四大伟人之首,与英国首相本杰明-迪斯雷利,法国总理甘比达,德国首相陴斯麦齐名.纵观李鸿章其一生, 签了30多个国际条约,大多为不平等条约, 毁誉参半, 评价偏颇。试想当年他不签字,何人敢当?难道非要慈禧或光绪皇帝签字不可? 评论历史人物最好还是回到当时的历史背景中去考量为上。 李鸿章自称为大清”裱糊匠”,”我办了一辈子的事,练兵也,海军也,都是纸糊的老虎,何尝能实在放手办理.” 看来比毛泽东提出的著名”纸老虎”理论似乎要早好几十年吧! 他的书法亦刚劲舒展, 颇得“苏黄米蔡”的气韵。 其签名看上去犹如’鸿才“,独具一格。 作为’国之大器”,  李鸿章当时无法实现其抱负才能,乃是民族和个人的悲哀,读其遗诗,可观其志。“秋风宝剑孤臣泪,落日旌旗大将台。海外尘氛犹未息,诸君莫作等闲看。”
 
访美之前, 毕生关注洋务的李鸿章考察了欧洲诸国。英国是他的最后一站。 1896年8月28日, 大清帝国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李鸿章乘“圣-路易斯”号邮轮于当地时间抵达美国纽约,开始对美国进行访问。乘载中国外交使团的“圣-路易斯”号邮轮一出现在地平线时,岸上的人们清楚地看到桅杆挂的大清国旗:黄色衬底下一轮红日升起,深绿与大红交织而成的龙在昂首飞舞。纽约港码头轰动了。四面人山人海,汽船、拖船、汽艇都载满了欢迎人群。 纽约港口内排列了几十艘装饰一新的白色军舰,队形威武,当中有“迈阿密号”,“得克萨斯号”和“联盟号”, 舰队司令邦斯将军在旗舰“纽约号”上指挥。当“圣-路易斯”驶过时,舰队发出19响礼炮,一旁还有不少迎宾彩船,连大银行家摩根的私人汽艇也来了,主桅挂满色彩缤纷的飘带。 在美方检疫官作了例行检查之后,东道国的主人,美国东部陆军司令卢杰将军身穿礼服,佩着绶带,率着部下登舰迎接中国贵宾。老迈李鸿章身穿黄马褂,深蓝色的织锦软绸外套,白色厚底鞋,本已有1.8米的个子显得更高。他一见卢将军,立即摆脱随从的搀扶,就从远处伸出手去握。“欢迎你的来访!”卢将军说时,李鸿章鞠躬表示谢意。李鸿章对正进行的水上表演仿佛视而不见,却轻松地和人交谈。他提到,他访了欧洲的俄国与法国,法国人劝他经马赛和苏伊士运河回国,他回绝了。“我告诉他们,我想访问美国。”李大人说。他说希望早一点见到拟来纽约的美国总统。他提到访问俄国与法国时,法国人劝他经马赛和苏伊士运河回国,他回绝了。“我告诉他们,我想访问美国。”李大人说。卢杰将军马上露出谦逊的神情,说李大人越洋来美国“就像一个国际大家庭的大哥哥探访远方的弟弟。”
 
纽约码头边,200多名第六骑兵旅的骑兵威武雄壮,穿着带有穗带的蓝制服,帽上黄羽毛随风飘扬,迎接李鸿章登岸。李鸿章坐上铺着红色绒毡的轿子,由4名水手抬下船,被引到码头边一个敞篷马车。助理国务卿诺克赫尔伴他坐前排,卢杰将军在后排。马车缓缓转到百老汇大街纽约证券交易所,经纪们聚集一起热情欢呼,交易所屋顶挂起四面旗,只有欢迎国宾才有的规格。李鸿章频频挥手,他非常在意这些闻所未闻的新机构。对面的互利保险公司、邮电局大楼也格外注目。李鸿章一行下榻于华尔道夫豪华旅馆, 该旅馆成为美国首家让中国厨师备餐的旅馆. 据当时报道,约有50万人观看这次游行。
 
第二天, 李鸿章受到了美国第24任总统斯蒂芬-克利夫兰 (1837-1908)的接见,他转交了光绪皇帝给美国总统的旨函, 并和美国一些要员及民众见面。 当日午宴,美国总统克利夫兰在纽约第五大道57街一幢漂亮的住宅(国务卿官邸)举行欢迎宴会,晚宴则由美国过去的驻华使节们安排。第二天,侨领宴请,其中李氏宗亲就有七十多人. 据《纽约时报》报道, 李鸿章受到了“史无前例的礼遇”, 纽约唐人街张灯结彩,喜迎贵客。“人们都想一睹清国总理大臣的风采,因为此人统治的人口比全欧君主们所统治的人口的总和还多。凑巧的是,  当斯蒂芬-克利夫兰担任美国第22任总统时(1885-1889), 正是美国海军官校毕业生 费洛-诺顿-马吉芬赴中国受到清两江总督大人李鸿章亲自面试, 并加入北洋水师之时。

9月2日上午9时许,李鸿章在华道夫饭店接受12名记者采访。在这里还有一个“编外记者”,雕塑家法切斯,他特意来为李鸿章的雕塑作最后修整。(次雕塑目前不知道在何藏家手中,其市场价值姑且不菲.)《纽约时报》这样评价这次采访:“回答问题时,他态度非常坦诚、谦虚”。 现摘抄如下:


美国记者:那么阁下,您在这个国家所见所闻,有什么使您最感兴趣呢?
 
李鸿章:我对我在美国见到的一切都很喜欢。所有事情都让我高兴。最使我感到惊讶的是20层或者更高一些的摩天大楼,我在清国或欧洲从没见过这种高楼。这些楼看起来建得很牢固,能抗任何狂风吧?但清国不能建这么高的楼。因为台风很快会把他吹倒,而且高层建筑没有你们那么好的电梯配套也很不方便。
 
美国记者:美国资本在清国投资有甚么出路吗?
 
李鸿章:只有将货币、土地、劳动力有机地结合起来,才会产生财富。清国政府非常高兴的欢迎任何资本到我国投资。我的好朋友格兰特将军曾对我说,你们必须要求欧美资本进入清国以建立现代化的工业企业。帮助清国人民开发利用本国丰富的自然资源。但这些企业的管理权应掌握在清国政府手中。我们欢迎你们来华投资,资金和技工由你们提供。但是,对于铁路、电讯等事物,要由我们自己控制。我们必须保护国家主权,不允许任何人危及我们的神圣权力。我将牢记格兰特将军的遗训。所有资本,无论美国的还是欧洲的,都可自由来华投资。
 
 
美国记者:阁下,您赞成贵国的普通老百姓都接受教育吗?
 
李鸿章:我们的习惯是送所有男孩上学。(翻译插话:在清国,男孩,才是真正的孩子。)我们有很好的学校,但只有付得起学费的富家子弟才能入学,穷人家的孩子没有机会上学。但是,我们现在还没有你们那麽多学校和学堂,我们计划将来在国内建立更多的学校。
 
美国记者:阁下,您赞成妇女接受教育吗?
 
李鸿章:(停顿一会)在我们清国,女孩在家中请女教师接受教育。所有有经济能力的家庭都会雇请女家庭教师。我们现在还没有供女子就读的公立学校,也没有更高一级的教育机构,这是由与我们的风俗习惯与你们(包括美国和欧洲)不同,也许我们应该学习你们的教育制度,并将最适合我国国情的那种引入国内,这确实是我们所需要的。
 
美国记者:尊敬的阁下,您已经谈了我们很多事情,您能否告诉我们,甚麽是您认为我们作得不好的事情呢?
 
李鸿章:我不想批评美国,我对美国政府给予我的接待毫无怨言,这些都是我所期望的,只是一件事情让我吃惊或失望。那就是你们国家有形形色色的政党存在。而我只对其中一部分有所了解。其他政党会不会使国家出现混乱呢?你们的报纸能不能靠国家利益将各个政党联合起来呢?
 
 
美国记者:阁下,您赞成将美国或欧洲的报纸介绍到贵国吗?
 
李鸿章:清国办有报纸,但遗憾的是清国的编辑们不愿将真相告诉读者,他们不像你们的报纸讲真话,只讲真话。清国的编辑们讲真话时十分吝啬,他们只讲部分的真实,而且他们也没有你们报纸这么大的发行量。由于不能诚实的说明真相,我们的报纸也就失去了新闻本身的高贵价值,也就未能成为广泛传播文明的工具。
 
记者:总督阁下,您期待对现存的排华法案进行任何修改吗?

李鸿章:我知道,你们又将进行选举了,新政府必然会在施政上有些变化。因此,我不敢在修改法案前发表任何要求废除《格利法》的言论,我只是期望美国新闻界能助清国移民一臂之力。我知道报纸在这个国家有很大的影响力,希望整个报界都能帮助清国侨民,呼吁废除排华法案,或至少对《格利法》进行较大修改。

美国记者:阁下,您能说明选择经加拿大而非美国西部回国路线的理由吗?是不是您的同胞在我国西部一些地区没有受到善待?

李鸿章:我有两个原因不愿经过美国西部各州。

第一,当我在清国北方港口城市担任高官时,听到了很多加州清国侨民的抱怨。这些抱怨表明,清国人在那里未能获得美国宪法赋予他们的权利,他们请求我帮助他们使他们的美国移民身份得到完全承认,并享受作为美国移民所应享有的权利。而你们的《格利法》不但不给予他们与其他国家移民同等的权利,还拒绝保障他们合法的权益,因此我不希望经过以这种方式对待我同胞的地方,也不打算接受当地华人代表递交的要求保证他们在西部各州权益的请愿信。

第二,当我还是一名优秀的水手时,就知道必须学会自己照顾自己。我比别人年纪要大好多岁,从温哥华回国的航程要比从旧金山出发更短些。我现在才知道,清国“皇后号”船体宽阔舒适,在太平洋的所有港口都难以找到如此之好的远洋客船。
 
排华法案是世界上最不公平的法案。所有的政治经济学家都承认,竞争促使全世界的市场迸发活力,而竞争既适用于商品也适用于劳动力。我们知道,《格利法》是由于受到爱尔兰裔移民欲独霸加州劳工市场的影响,因为清国人是他们很强的竞争对手,所以他们想排除华人。如果我们清国也抵制你们的产品,拒绝购买美国商品,取消你们的产品销往清国的特许权,试问你们将作何感想呢?不要把我当成清国什么高官,而要当成一名国际主义者,不要把我当成达官贵人,而要当作清国或世界其他国家一名普通公民。请让我问问,你们把廉价的华人劳工逐出美国究竟能获得什么呢?廉价劳工意味着更便宜的商品,顾客以低廉价格就能买到高质量的商品。

你们不是很为你们作为美国人自豪吗?你们的国家代表着世界上最高的现代文明,你们因你们的民主和自由而自豪,但你们的排华法案对华人来说是自由的吗?这不是自由!因为你们禁止使用廉价劳工生产的产品,不让他们在农场干活。你们专利局的统计数据表明,你们是世界上最有创造力的人,你们发明的东西比任何其他国家的总和都多。在这方面,你们走在了欧洲的前面。因为你们不限制你们在制造业方面的发展,搞农业的人不限于搞农业,他们还将农业、商业和工业结合了起来。你们不象英国,他们只是世界的作坊。你们致力于一切进步和发展的事业。在工艺技术和产品质量方面,你们也领先于欧洲国家。但不幸的是,你们还竞争不过欧洲,因为你们的产品比他们的贵。这都是因为你们的劳动力太贵,以致生产的产品因价格太高而不能成功地与欧洲国家竞争。劳动力太贵,是因为你们排除华工。这是你们的失误。如果让劳动力自由竞争,你们就能够获得廉价的劳力。华人比爱尔兰人和美国其他劳动阶级都更勤俭,所以其他族裔的劳工仇视华人。

我相信美国报界能帮助华人一臂之力,取消排华法案。
 (注: 值得庆幸的是, 美国在二战中因中国是同盟国而取消了1882年的排华法案. 130年后, 经过全美华人的长期同心协力,美国国会终于2012年6月18日通过683号决议案正式向在美华人致歉. 但是,李鸿章作为100多年前第一位向美国政府提出取消排华法案的中国人的历史地位将不可否定。 然而,今人均知其“卖国”条约之签署,不知其爱国之举,颇为偏废欠公允。


李鸿章来美访问带了数位自家御厨,但他还是喜欢拜访华埠,品尝正宗国菜。他到唐人街用餐时, 围观者不少是老外, 窗外探头探脑往里看,看见李鸿章笑眯眯吃得好不惬意,便猜想那菜一定很好吃,于是忙向旁边的华人打听菜叫什么名字,华人说了。接着又一盘菜上来了,洋人忙又问菜名,华人又说了。可菜越上越多,有许多菜连窗外的华人也不知道名字,便笼统地将不认识的菜叫作“杂碎”( Chop Suey)。杂碎出现的频率最高,等李鸿章吃完离开,洋人们把其它菜名全忘了,却记住了“杂碎”这道菜。洋人们于是三五成群,相约到唐人街,要吃李鸿章曾经吃过的杂碎. 杂碎主要是肉丝炒菜丝组成合,成分大体上包括:牛肉丝、猪肉丝或鸡丝, 绿豆芽,芹菜丝、笋丝、青椒丝、洋葱丝、大白菜丝和雪豌豆等. 美国现存最早的杂碎餐馆菜单是一张1879年波士顿宏发楼的菜单,现存纽约美国华人博物馆.
 
从此以后,“李鸿章杂碎”便成为北美一带中餐馆的招牌菜,家家餐馆都能做,让洋人们惊讶不已,大为羡慕, 其风靡程度与另一道中国菜”左宗棠鸡”相为伯仲.  1903年, 梁启超游历美国,在《新大陆游记》一文中对杂碎馆的起源有详细的记述,应当是第一手资料。梁启超做了统计,当时单是纽约就有三四百家杂碎馆,遍布全市,全美华人以杂碎馆为生的有三千多人,“每岁此业收入可数百万”。梁启超还说“然其所谓杂碎者,烹饪殊劣,中国人从无就食者”。可惜的是, 笔者曾询问了不少费城的餐界名流前辈和社区领袖, 但无人知晓李鸿章下榻的餐馆具体位子, 他们的长辈也没讲起过餐馆的名字。笔者在华埠礼士街913号见过受费城市政府保护,作为地标的开张与1870年华埠最早的洗衣店和中餐馆的介绍。次地被喻为”费城华埠发祥地”, 1845年起就有华人侨居. 宾州历史博物馆委员会于2010年在礼士街竖立路牌,确定该处是1870年宾州唯一的唐人街. 1995年6月25日,费城华埠125周年纪念委员会亦在此立牌表文: “公元1845年,费城已有华人侨居,至1870年,第一家华人洗衣店在礼士街913号创业.1880年,美香楼中餐馆亦在同址二楼开张营业,故此为华埠发祥地. 昔日华人来美开天辟地,艰苦奋斗,为现今移民的先锋.兹为赞扬先侨创业的功劳,并纪念华埠建立125周年立牌记之.”  美香楼中餐馆开张于1880年,考证起来与李鸿章来费城的时间相吻合,估计有可能是他光顾的餐馆。如果那位有心人能收集到李鸿章用过的餐具,做坐过的椅子,赏赐的银两,题过的金字招牌或对联,那可是具有历史收藏价值的物品哦。然光阴荏苒,时过境迁;往事回忆渐忘,昔日旧址难寻。唐人街每周四均是出垃圾的日子,不少旧椅子,旧凳子,旧桌子和旧物品堆满大街两旁,说不定它们曾是李鸿章用过的物件哦。可惜呀,没有多少人知晓这段历史,古董当垃圾扔掉,还不知道痛失古玩的悲切之心,呜呼!
 
 

(责任编辑:海华都市网)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更多故事
请遵守相关的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都市 City
Copyright©2007-2015 MetroChines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