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uis Vuitton N61739 Damier Ebene Canvas Macao Clutch Ebene louis vuitton outlet Louis Vuitton Naturl Snow Silk Scarf Pure White 201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百家>正文
清北洋水师中的洋舰长马吉芬
     2014-01-07 作者:John Xu 来源:海华都市网 打印 分享
摘要:古都费城探宝,追述美中历史(四)费城铁汉成为中国舰长。

在宾西法尼亚州离匹茨堡市不远的一个叫做华盛顿的小镇上,有一处山清水秀,建造于1852年的华盛顿公墓。里面静静地躺着一位值得宾州人骄傲的真正的勇士。他曾是第一位被北洋大臣李鸿章面试破格录取,加入北洋水师的美国人,第一位在中国任海军教官的美国海军官校毕业生,第一位指挥北洋水师铁甲舰“镇远”号( Chen Yuen)的美国人,第一位参加中日甲午海战的美国人,第一位被清廷授予三等第一宝星勋章,赏戴花翎的美国军人,他的名字就是: 费洛·诺顿·马吉芬 (Philo Norton McGiffin)。
 
马吉芬的墓碑正面刻着六行英文: 费洛·诺顿·马吉芬,1860年12月13日至1897年2月11日,中国战舰镇远号舰长。1894年9月9日鸭绿江之战 (注: 碑文原文是鸭绿江之战,中国史称黄海海战或大东沟之战,这是中日之间第一次最大规模的海上之战。) 墓碑托台上还刻有两行字: 一颗破碎痛悔的心; 哦,主啊,汝必不鄙视。墓碑后面 的文字是: 谨立此碑以纪念一位虽然深爱着自己的祖国,却把生命献给了另一面国旗的勇士。
 
下面来谈谈马吉芬的生平轶事。据费城记者理查德-哈丁-戴维斯(1864-1916) 1906年出版的有关“真正的幸运士兵们(Real Soldiers of Fortune)”的名人丛书介绍,马吉芬1860年12月13日出生于宾州一个具有军人传统的美国家庭。他的祖父出生于苏格兰,后来移民到美国,在匹兹堡附近的小华盛顿镇安居下来。马吉芬的父亲在美国南北战争期间是宾夕法尼亚第八十五志愿团的中校军官,在美墨战争中晋升为上校。因此,马吉芬从小受到父亲的熏陶。
 
马吉芬在镇子上读完高中后,进入华盛顿镇的杰弗逊学院学习。但他的雄心壮志使他不甘于永远寂寞地生活在这个乡下小镇上。为了出去闯荡天下,马吉芬给宾州的国会议员写信,请求他推荐自己去报考位于马里兰州的安那波利斯的美国海军学院。议员很赞赏年轻人的志向,询问他父亲老马吉芬上校是否同意儿子从军。老人家也乐于看见子继承父业。1877年,马吉芬被安那波利斯的美国海军学院录取,如愿成为一名海军学员。
 
在安纳波利斯海军学院学习期间,马吉芬对于技术操作性强的学科十分擅长,例如船舶驾驶,枪炮使用,领航和蒸汽轮机维护等,其他科目成绩就一般。但在课程以外的一些冒险的事情中,他却是个领头人,常常搞出些令人瞠目结舌的,别人不敢干的恶作剧。马吉芬曾将火药灌到学院草坪上陈列的六门参加过墨西哥战争的大炮里,在一天的半夜里将它们点燃,闹得整个营房炮声隆隆,连玻璃窗的被震破了,他为此被关禁闭。但马吉芬也不是只会干恶作剧。有一次,一位教授的房子着火了,他冲进去抢救出两个小孩。因为这件事,他受到了海军部长的表扬。
 
正当马吉芬快毕业的时候,美国国会通过了一项对马吉芬的未来影响很大的法案,规定只有当军舰上有缺员时才可将海军毕业生递补上去。在1884年,和英德法等欧洲列强相比,美国海军的规模相对较小。这项法案非常不利于美国海军人才的储备。许多学员认为以前已经承诺让他们在学院受训四年,然后在海上服务两年,即可成为海军军官。结果却是由于编额几乎满员,当年的毕业生中只有前12名有机会进入海军,其余的90人不得不回老家去当老百姓。马吉芬最终考试成绩不理想,没能成为前12名。作为补偿,每人发1000美圆安置费。 6年下来,马吉芬到手的只是1000美圆,但他毕竟在世界上最好的海军学院里学习过4年,又曾在美国海军服役过。这就是他唯一的资本。他在美国国内无法找到合适的工作,只好到国外去寻找能发展自己才能的机会,他选择了当时拥有庞大海军舰队的大清国,决定到黄龙旗下的海军北洋水师去服役
 
当时的中国自1840年第一次鸦片战争战败后,从1861年起,清朝政府内的洋务派在全国各地掀起的“师夷之长技以自强”的洋务运动。经过两次鸦片战争后,洋务派主张利用取官办、官督商办、官商合办等方式发展新型工业,增强国力,对中国迈入现代化奠定了一定基础。1880年,清光绪6年,北洋大臣李鸿章通过中国驻德国公使李凤苞向德国坦特伯雷度的伏尔铿造船厂订造铁甲舰,并派刘步蟾、魏瀚、陈兆翱、郑清廉等驻厂监造。该级舰设计时集中了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铁甲舰——英国“英弗来息白”号和德国“萨克森”号二舰的优点,为“遍地球第一等之铁甲舰”。北洋大臣李鸿章亲自为二舰命名,“定远”、“镇远”二舰。“济远“舰也为同批建造,1885年10月底,三舰由德国水兵驾驶护送,抵达天津大沽口交付中方,其中“定远”舰成为北洋水师旗舰。
 
马吉芬当年去中国的决定是一件前途未卜,非常有冒险性的事情,但确很符合他桀骜不驯,喜欢海上冒险的军人性格。1885年2月,24岁的马吉芬到达旧金山。他在给家人的信中表现得很轻松愉快,甚至还夹有顽童的天真幼稚和调皮异想的口吻,以打消母亲和姐姐对他出门远行去异国谋生的担心。他写道:“我的身体和精神都很好,您们不用担心。我已长大成人,随遇而安,饿不死人。” 在信里,他还用汉字写了他自己的中文名字,那是清朝驻旧金山总领事教他写的的。信里还有两张用铅笔画的大象。他写道:“回家的时候,我给你们带两头回来”  可是,他一点都不知道在中国大象可是稀有动物,如同他家乡匹茨堡一样很少见。

马吉芬在1885年4月10日到达中国。在长崎上海的路上,他乘坐的轮船被两艘法国炮舰尾随监视。当时法国宣布封锁中国海岸,但以英国为首的其余西方列强出于自身利益对此置之不理,各种船舶随意出入中国沿海,法国也无可奈何,但很快就被轮船加速甩掉了。船上的马吉芬对此一无所知,可是和平已经来临了,中法战争结束。 不论和平还是战争,不论有没有机会,马吉芬需要找工作,因为他就连返程的船票都买不起了。
 
1895年4月13日,他到达中 国后给家里写的第一封信件:
 
“亲爱的母亲: 我没有什么心情写信,因为我不知道将来会怎么样。我花了一大笔钱离家来到这里,如果没有出现奇迹,那我真是个笨蛋。星期天的晚上我们通过了大沽口炮台,天亮后驶进港口。河道非常狭窄,密布水雷。我们的轮船碰到了一个电触发水雷,幸亏没有爆炸。然后,直到上午10点半种才到达三十英里外的天津城,其中十七英里是只有一百英尺宽的河道,期间我们的轮船搁浅了十次。 最后终于停船上岸了。我和工程师布莱斯-格德尔来到一家旅店,听到的第一个消息是——战争结束了(中法战争)!我回到船上无法入睡。我一生中从来没有如此沮丧。我知道如果他们不雇佣我的话,我就完了。我已经没钱离开中国。我一晚上都没睡着,到了次日早上,觉得还不如找个地洞钻进去。我肯定瘦了10磅。早上10点我出去转了一圈,找到美国副领事派曲克,他亦是李鸿章的英文翻译,请他把我的求职信转交李鸿章。他答应帮我解决问题。我回到船上,当听说船长要上岸去见李鸿章时,我千方百计跟了去。我们进了总督府,经过许多曲折的走廊,在屋里见到了李大人。我们坐下后,一边喝茶和吸烟,一边通过翻译交谈。当轮到我时,他问我:‘汝为何来吾大清国?’我答曰:‘来贵国参战效力。’ ‘汝何以效力?’‘吾恳望大人予鄙人一件差事。’‘本官尚无空缺予汝。’‘鄙人乞恳大人,故不才千里迢迢从美利坚来贵国效力。’‘汝善何差遣?’‘鄙人予驾鱼雷艇朔江而下封锁夷舰。’‘汝敢当?’‘当效犬马之力。’(注:笔者试用文言文翻译,较为拗口。下面改为摘取中文版译的原白话文,便于阅读)……他想了一会儿,然后说:“我要看看哪里有需要,现在是刚开始,月薪100两可以吗?”我说:“那要看看是什么工作。”(其实我很满意)会谈后,他说如果我干得好,会将我派到舰队的旗舰上去。突然他看着我问:“你今年多大了。”我告诉他我24岁,我知道他很失望,在中国,男子在30岁前还被当成是孩子。他说我什么也干不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也不知道怎样才能让他信任我。不过最后他同意,如果我能通过军械局水师学堂的多学科评估考试,那么就雇佣我。考试最初定在第二天,后来又推迟了一天。这天我被叫去,坐在一群戴着花翎圆帽的人面前,接受了一次拘谨的考试。我是勉强通过了。考题内容涉及船舶驾驶,枪炮使用,导航,航海天文学,代数,几何学,球面三角学,二次曲线,其他不同的曲线以及积分运算。每个专题的五道题我大概能回答三道,但第一组的五题我全答对了。因为每组题的时间大概只够我回答三道题。最后,一个考官说我不需要把题做完了,他对我已经很满意。我干得不错,明天他会把情况报告总督。他又看了我的第一份答卷船舶驾驶,说我这部份成绩最好。我会在这里待下去,您不必担心。我把这件事告诉了领事,他也很高兴,他是个和蔼的人。
 
“我很高兴,吃完晚饭还抽了一会儿马尼拉雪茄。整整一天都在做考题,写了十五张纸和画了一堆草图,真累呀。我是咬紧牙关才谋到一个职位,我想我该好好睡一觉了,今晚一定能睡好。到了星期二的早上,我还没收到海军大臣那里的消息。于是我去找北洋水师提督丁汝昌,递进去我的名片。他出来热情地接待了我。他说,我通过了一次出色的考核,船舶驾驶方面的长处已经被留意,军械局水师学堂的总办想见见我,问我是否愿意马上去?我答应了。从那里到军械局大概要走五英里。我们(还有一个擅长骑马的朋友)开始了跋涉。我们乘平底船渡过白河,然后是长时间地骑马。这里只有一条小路,可普理查德在走过坑坑洼洼的时候还始终不停地聊天,而我的马只能象猫一样跳跃前进。刚开始我就觉得很不舒服,我终究没有抱怨,但是坐在马鞍上被颠得东摇西摆。我想在这里一定要有一匹马。雇一匹马和一个马夫的月租是7两银子,相当于我们那里的5.60美圆。好了,终于到达军械局了。这里方圆达四英里,制造各种武器,发射药筒,子弹和炮弹,发动机以及其他东西。里面的水师学堂被壕沟和围墙森然环绕。我想,以我在美国海军学院里的那种所作所为,换在这里肯定不会录取我当学员。我在仆人的引导下穿过几个院子来到一间装饰着黑檀木家具的房间里,总办热情地接待了我。我们坐在中式椅子上喝茶和交谈,一个曾在国外留学的教授担任翻译。总办说我的考核成绩不错,总督将会任命我当船舶驾驶和枪炮使用科目的教授。我还要负责领航和航海天文学的课程,或者训练陆军和炮兵的学员,以及讲授如何构筑防卫工事。年薪相当于我们的1,800美圆,分开每月以金币支付。但是,我要自己租房子,这是他们的意思。但当我在工作上露了几手后,薪金马上就增加了。他们要求总督每月给我130两银子,大约186美圆,和安排一间房子,但总督说我还是个孩子。在他眼里,我还很年轻,来到这里才一周,而且又没有什么担保人,没准是个骗子。但他毕竟愿意付我100两月薪,并答应如果我在水师学堂干得不错的话,我会被晋升,合同期是3年。几个月后,我被指派去指挥一艘有装甲防护的训练舰,现在她在船坞里维修,直到一名从英国海军聘请来的舰长来接手为止。
 
“我,才24岁,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成为舰长了,比在我们的海军里晋升得快多了。当然,在回国去当我们海军的舰长之前,我要在这里待一段时间。我接受了任命,在一周内就上任了。我的房子也安排好了,有一个很长很宽的阳台,有花园,种着杏数,正在开花;房子前半部份是个大厅,面积是18英尺乘15英尺,房顶高13英尺;另一间房间更大,房顶中间有个圆顶天窗可以透下阳光,我可以在这里放一个架子种花。中国政府为我的房子配备了床,桌子,椅子,餐具柜,沙发,炉子。还有一个美国式的壁炉,但实际上我并不需要。冬天这里结冰和下雪,但温度计从来没有掉到零度以下。生活上用的盆盆罐罐要自己买。他们为我配备了两个仆人和一个厨师。而我只留下了那个厨师。他们的月薪只有4到5.50美圆,实在是太少。我要在这里住下去了,你们觉得怎么样?我想麻烦您叫吉姆把我所有的关于枪炮使用,大地测量,船舶驾驶,数学,天文学,代数,几何学,球面三角学,二次曲线,积分学,机械学以及所有其他书脊上写着“海军研究所出版”的书,都装在箱子里给我寄来。当然还要带上几张照片,您知道我会很喜欢的,现在我手头上连一张您,或者父亲,或者其他家人(包括卡丽)的照片都没有。
 
“我这次回信很准时,不是吗?下周的回信可能要晚一点。现在我手头的钱还不多,暂时还不能去干什么。美国领事布拉姆利将军很高兴。翻译们说他对我在面试中的表现很满意。过些日子我会到北京去,还想去蒙古猎虎。但眼下我必须学习,工作和学说中国话。我是这里唯一一个既要教船舶驾驶,又要教枪炮使用的教员,所以理论和实践什么都要懂。但这对我也有好处,唯一的问题是,我将来能否有可能回到我们的海军去服役。我想我的这个担心对我的影响很大。如果美国海军部长明白,我在这里所获得的技能上的收获大大超过在海上服务所可能获得的收获,那么他也许会给我开两年假,只发半薪或者1/4薪水,甚至不发工资,但把我继续保留在美国海军的军官名册上。 日后再详谈,我爱你们。 1885年4月13日,于中国天津”
 
在马吉芬的许多信件中,他都透露出希望有朝一日能回到祖国海军服务的愿望。他从没放弃过这个念头。这是一个美国军人对祖国的诚挚的热爱。这时,一份关于重新召集被遣散的海军学员的议案已经被提交国会。马吉芬闻讯后将它称为“我的议案”。“它会被通过的,”他说,“我都等累了,但它对我们归队肯定有时间要求,否则就失去机会。一有消息你们要尽快通知我。”遗憾的是,议案被国会否决,马吉芬要继续寄身异乡,教他的中国学生。因此参加中日战争的许多中国军官都是他的学生。
  
马吉芬在中国从教的10年中,不曾在购买军火时吃过回扣,这点与当时的一些贪婪成性北洋水师的军官不同。因此具有极好的名声,清廷对他的信任可以从各种重量级的委派上看出来:他曾带领一组中国官兵前往英国造船厂验收订制的军舰,他建议在威海创办一所新型水师学堂也被中堂大人李鸿章和海军提督丁汝昌所接受,并委以威海水师学堂的总教习。有一次他个人举办了一场感恩节宴会,邀请所有留美的中国海军军官出席,前来赴宴者,不辞劳顿地来自旅顺、上海甚至香港。 马吉芬在中国度过了他一生中美好的10个年头,他也把自己最好的年华给了中国,第10年,他34岁时。马吉芬想回家乡休个假,但就在他回国前夕中日宣战。“中国和日本马上就要开仗了,我们很可能就此永别,但我必须留在岗位上。在中国服役的10年里,他们始终以仁慈对我,如果这个时候遗弃他们,将是多么可耻。”他在战前给父母亲发回这样一封信。 主动撤消休期的马吉芬用行动向中国海军及政府表示了他对这个国家的忠诚,因此他被任命为7430吨的“镇远”号战列舰的帮带,相当于副舰长,这是一艘与提督丁汝昌旗舰定远”号同型的舰只。浴血黄海海战的全程是怎样的,头部受重创的马吉芬曾经多次回忆过,但是一直没有清晰有序地描述过,《洋人旧事》的作者张功臣曾经想把马吉芬的回忆理出个头绪。他唯一不会遗忘的就是炮战开始那一刻,他从此刻由一名教习变成出征的战士。
 
不同于马吉芬向丁汝昌建议的先发制人,他发现中国人非常善于忍耐和等待,中方的战略是“避敌保船”,持重防守。这一点令马吉芬百思不解。“镇远”舰12英寸炮命中日本舰艇“浪速”号时北洋水兵的欢呼声,马吉芬还时时在海军医院病房中被回忆起来,在接下来他写给《世纪》杂志的回忆录中,“镇远”舰的情况急转真下,它遭到3艘日本战舰合围。 “镇远”号被日舰发来的重炮打中了前甲板,管带林泰曾被震得当场昏死,马吉芬在头晕眼花中接替林泰曾指挥战斗。打到下午两点,日本对中国的舰只由12:12很快就变成12:8——“济远”和“广甲”弃战而逃,还有两艘 13年前的陈旧设备“超勇”、“扬威”沉没和搁浅。丁汝昌所属旗舰也在日舰合围下燃起熊熊烈火。 看到旗舰受损后,马吉芬命“镇远”号逼近日本舰队以分散日军火力,日军旗舰“吉野”号被吸引到“镇远”舰的近旁。马吉芬命4门克虏伯主炮齐发,吉野因此丧失战斗力,并带领两艘舰撤退。马吉芬随后见证了弹尽后的邓世昌欲率“致远” 号撞击正在逃离的日旗舰“吉野”号,欲以和倭寇同归于尽的壮烈场面。 多处负伤几近双目失明的马吉芬在昏迷中被抬进船舱,此后有些战争场面,他在两年后无论如何也回忆不起来。马吉芬所在的“镇远”号在9月17日开战后,千疮百孔的躯体一直燃着大火,马吉芬本人在战后留下了头裹棉纱、浑身是血的照片。 这次黄海大东沟海战结束后,清廷表彰了7位在加入中国海军并作战英勇的洋人,马吉芬得到顶带花翎和三等第一级宝星勋章。 甲午战争打到了乙未年,1895年2月17日,日军攻破威海卫北洋水师全军覆没。还迷失在对这场战争速败阵局中的马吉芬,突然听到一个令他更为不解的消息,朝廷打算把战争的失利算到他这位勇于为中国参战的洋人顾问头上,他将成为这场战争失败的替罪羊。作为军人的马吉芬是非常机灵的人,无论是否能理解中国人的用意,他决定一走了之。他藏在一艘美国货轮中,离开了执教,战斗和生活了10年的中国。
 
 回国后,他被人称作马吉芬舰长,一时成为同胞们关注的焦点。他著书《鸭绿江之战》,并且,终日奔走于美国当时各大舆论交流所在,为“中国舰队”在西方遭受的不公正的舆论待遇所愤慨。他对于中日甲午海战的讲述开始是新闻,后来被当作疯话。由于长久伤病,无法康复,他本人也表示出一些疯狂迹象,他疼痛难忍、烦躁不安、恐惧医院,还扬言要杀人。他在海军医院的病历中写着:“右眼视神经损伤,耳鼓膜损伤,肋部、臀部曾受伤,仍有残留碎片”。医生和护士都知道他是谁,他曾作为一名海军军官为遥远的中国打仗。情绪稳定的时候,他就给自己在安纳波利斯海军学院的同窗、《世纪》杂志的理查德·沃森·吉尔德博士继续写他的战争回忆。 他在写作的过程中,依然无法厘清中国所发生的某些问题,他所敬重的丁提督在死前早已被摘了顶带,革了官职,让他继续留在海上和陆地上作战,只是因为无人能够接替他。而丁提督自杀后,光绪皇帝还下了籍没家产、不许下葬的圣旨,并令其子孙流落他乡。至于他本人,一位想为自己祖国海军效力的青年,在中国用尽10年韶华后仓皇出逃,并且继续为自己的祖国所误解。即便那只伤痛不已的右眼摘除后,他就能“一目了然”了吗?似乎还是不可能。困惑的马吉芬不再等待明天大夫来动刀子了,他决定亲手给自己做了最后的手术。 1897年2月12日,这一天是北洋水师提督丁汝昌自杀两周年的日子。同样在这个时候,他在自己的国家还背着投降派的骂名。在美国的海军医院里,37 岁的马吉芬,在眼球摘除手术前一天,让护士拿来他从中国带回来的那只小箱子,他等不及第二天医生在他头骨上开出一个3 寸见方的口子,支走了护士,从箱子中掏出一把左轮手枪,冷静地对准了自己。病房外面的人听到枪响一拥而入时,带给马吉芬痛苦的如潮往事已经平息。时间是1897年2月12日,两年前的这一天,马吉芬敬重的中国北洋水师提督丁汝昌,一位枯瘦的中国老人,以及好友“镇远”舰管带杨用霖殉国。现在,马吉芬选了这个日子,向他的人生告别。
 
《世纪》杂志曾报道马吉芬所经历的这段战争史:“其中如提督丁汝昌,我不能不向其深切沉痛追悼。他既是勇敢的武士,又是温和的绅士,他迫于滥命和强敌作战而一败涂地。及见大势已去,尽毕生最后的职责,为了麾下将士的生命而与敌签约。这是他自己的决定。他曾期望活着,但他知道祖国的不仁,对他的冷酷待遇将要超过不共戴天的敌国。在夜半孤灯之下,左思右想,饮鸩而逝。老英雄当时的感情究竟如何?” 这是马吉芬最后的笔墨,这位年轻时一心想加入美国海军的军人世家子弟,在死后以一套崭新的北洋海军军服下葬,按照他的遗嘱,棺椁上是他曾经效力的国家的海军旗—黄龙旗,这也是这个国家的国旗,它曾在马吉芬与日本激战的镇远舰上飘扬过,是他出于军人的忠诚专门从中国带回家乡的。
 
 2011年6月20日,就在136年前马吉芬路过的旧金山市,世界三大拍卖行之一,成立于1793年的英国老牌古董艺术品拍卖行邦纳姆斯( Bonhams)分行旧金山邦翰姆斯拍卖行,以”一件具有历史意义的,属于西点传奇人物,大清海军创始人,费洛-诺顿-马吉芬舰长的拍品”的广告,对马吉芬的15件物品进行了拍卖。虽然1885年,马吉芬曾在去中国的路上在旧金山停留。由于年代过久,当地一般美国人不知道费洛-诺顿-马吉芬舰长为何人,故邦纳姆斯拍卖行还附加了介绍,可加州人很少有人知道那段美国军人赴中国参军的历史。由于拍行也没有针对华裔收藏家市场进行有效的广告宣传;拍品9133号最终成交价加佣金为: 29,250美元,算是被人捡了个大漏。如果该拍卖人能将马吉芬的遗物拿到他的故乡宾州来拍卖,价格肯定要翻好几倍,特别是收藏爱好者阅读本文后。 笔者曾在拍卖行买到过一对有标号的美国20世纪初的海军军官军刀,虽近百年,但寒光依旧,雕刻精美,刀鞘是鲨鱼皮做的。 国内藏家好友曾出15万人民币向笔者购买,他是专收藏世界各国军刀的,想建个世界军刀博物馆。 笔者答允一旦博物馆成立,犬当捐赠。
 
下面来看看旧金山邦纳姆斯拍卖行拍出的马吉芬的拍卖品,它们包括:马吉芬舰长的北洋水师军官的佩剑,由成立于1772年的英国伦敦威尔金森铸剑公司制作。 刀身长32英寸,镀金黄铜剑柄,鲨鱼皮绕丝握,蓝边纯金剑结; 皮革刀鞘由黄铜包金。剑面刻有传统的花卉图案,带锈的锚和像征北洋水师的龙徽。该拍品还附有来自威尔金森制剑公司的公证信,证明该剑售于1881年7月份,还包括原始凭证的副本。 马吉芬的第二件拍品是他的北洋水师军官礼服。它是一件精致的黑色羊毛上衣,黑色编织和黑色的天鹅绒,袖口绣有御龙和珠宝镶嵌。上衣全部带衬,扣带和纽扣遗失。 他的三件拍品为 1864年成立于芝加哥爱琴市的爱琴制表厂制作的爱琴18K金怀表,表面有花卉图案浮雕,表内刻有菲洛-恩-马吉芬的英文名字和美国海军U.S.N.三个字母缩写,黄铜表链带有罗盘。 第四件拍品是伦敦 菲尔曼父子公司制作的两个北洋海军军官的镀金黄铜钮扣。 一个有德-尔-埃文斯制作的美军步兵军官纽扣和 一只刻有龙的戒指。 第五件拍品是小马车时钟,上方刻有斐洛-诺-马吉芬/中国天津北洋水师学堂。第六件拍品是由日本名瓷九谷茶具一套13件,由北洋水师提督丁汝昌所赠。第七件拍品是由日本友人早木赠刻马吉芬先生的日本匕首。第八件拍品是马吉芬题写的新约圣经书本。第九件拍品是刻有印度1888 猎虎的12寸铜弹壳,一封用他指挥过的致远舰信笺写给他母亲有关猎虎的信,共4页。第十件拍品是马吉芬的四副照片。一张是1890年拍的穿着大清马褂的他。另一张是1890年在他的书房拍的。第三张照片拍于1891年,他穿着北洋水师海军制服。第四张相片是1894年他在中日黄海海战中右眼受伤,包着绷带拍的。第三和第四两张相片有华人摄影师” Le Fong”(瑞方) 和“Cheefoo”(纪福)的签名。第十一件拍品是三个手杖,两个是日本竹手杖一个有人物雕刻,一个为庭院雕刻; 第三个是的美国民间艺术手杖,有两个交织在一起的蛇浮雕。第十二件拍品是一本皮革装订的由马吉芬写的:黄海海战,镇远号铁甲舰舰长个人回忆录。该书有可能是莎莉-马吉芬-亨肖夫人1895年从世纪杂志收集的个人藏品。第十三件拍品是1906年 由理查德·哈丁·戴维斯写的“真正的好运士兵们”,其中一页讲到马吉芬舰长。还有两本“海岸”杂志刊登了采访马吉芬舰长的照片。另一本书是法国作家皮埃尔·洛蒂写的“菊花夫人”,封面加盖马吉芬北洋水师的印鉴。第十四件拍品由马吉芬收集的中日藏品组成:包括一张虎的画轴,一把盒装扇子,一方珍珠母镶嵌紫檀剃须镜,两个木刻版画,一幅绣龙丝画,一匹唐代风格的景泰蓝马,骑麒麟的老叟和弟子图,大清钱币,两个象牙精雕品,一枚象牙胸针和一组19世纪晚期的世界硬币。第十五件拍品由许多私人信件组成,包括:三封写给他母亲的信,分别写于在1885年,1890年和1891年。 一封用他指挥过的致远舰信笺写的,装在两个信封中。一封标有威海卫水师学堂的信,大部分唠家常,讲述了他在中国的生活细节。三封来自 从爱荷华州州报“注册“,授权他作为驻远东的报社记者,分别写于1885年和1887年。 三封来自作者理查德-哈丁-戴维斯写给莎莉-马吉芬-亨肖夫人的信,请求她的帮助,因为他正在编写有关马吉芬舰长的” 真正的幸运士兵们“名人丛书。十一封来自不同亲朋好友的信件。四封写给母亲的信,其中一封两页的信是他在 1881年服役于美国星座号战力舰时写的。两封来自他好友梅塔-安德森的信分别写于1887年和1889年。最后就是马吉芬写的几封邀请信和吃饭的菜单。
 
这些信件确实是研究晚清历史,美国海军军官马吉芬在北洋水师服役和在中国的生活情况不可多得的珍贵的历史资料!但愿拍得上述物品的幸运人能好好研究一下这段几乎被人遗忘的历史,或捐赠给博物馆,供有兴趣人士参览观。当然喽,如果您有兴趣,也可来宾州华盛顿公墓参观,说不定会巧遇马吉芬的亲朋好友的后代,收购到一些遗物故品; 或去拜访守墓人和公墓管理人,获得一些史料记录和趣闻轶事。 祝你淘宝好运!
 


(责任编辑:海华都市网)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更多故事
请遵守相关的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都市 City
Copyright©2007-2015 MetroChinese.com All Rights Reserved.